Society for the Dissemination of Historical Fact

This Article

THE CHINA CANCER: A Taiwanese Physician’s Remedy (Namiki Shobo) Chinese version No.5

By Lin Jianliang,

第四章 「中国癌」是可以医治的

 第1節 「中国癌」的治療不能再拖了

 ●「中国癌」的分分合合

 癌細胞把正常的細胞趕尽殺絶之後、最終把所有的生存環境也都破壊掉、自己也只有歩向滅亡之途。「癌細胞」之所以是問題、就是因為「癌細胞」不会死亡而且不断増殖。癌細胞也以永遠活下去為前提、無視於任何自然界的秩序、奪取所有的養分。只要自己生存、不管他人死活。

 中国有数千年的歴史、光是有史料文献上記録的就有三千年左右。而中国有此癌細胞的特質、為什麼還没有滅亡呢?而又為什麼以前不会転移到世界各地去呢?

其実中国在過去已反復崩潰過許多次、以黄河流域的中原為中心、這個国家反反覆覆地崩潰後再生、再生後又崩潰。在此過程中逐漸呑食周辺地区、而且形成今日広大的版図。

 除了蒙古族統治的元朝之外、中国的版図的確没有比現在更大。那是因為中国在当時有着自我完結型的世界観與天下観、認為中国就是天下、因此対外面的世界也毫不関心。而且当時的交通也不発達、無法簡単地到達遠方影響力也難以遠及海外。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的金観濤與劉青峰的共同著作『興盛與危機・論中国社会超穏定結構』一書中指出、中国社会的原型在秦、漢時代已差不多完成、其後則以二、三百年的周期不断反復地拡張與縮小、崩潰與再生。

 崩潰也同時帯来中国癌細胞的自滅効果、其人口的過度膨漲的負面処也因之得到抑制、因而能再重新出発。

 従秦到漢的八年之間、人口減少一半剰下一千万人。到了後漢、人口約為五千万人、而接下去的三国時代却減少到剰下七分之一的七百万人。

 隋朝時代約有九百万戸的人口、到了唐朝初期只剰下三百万戸。唐朝盛期人口増加到五千万人、到了其次的北宋則又減少為只剰三百万戸。以毎戸八個人来計算的話、三百万戸相当於二千四百万人、比唐朝盛期減少了一半以上。

 南宋時代人口達到一億人、其後的元朝、明朝則反復有所増減清朝初期則減少到一千四百万人。

 為什麼中国的人口増減会如此劇烈?那是因為頻繁地発生水患、飢饉、疫病與戦争之故。

進入二〇世紀以後、光是国共内戦人口就減少了数千万人。而中華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一場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就死了三千万人。

 ●波及世界的中国問題

 然而文化大革命以後的中国、不再出現以減少人口来維持社会安定的自浄効果。而這却対目前的中国社会帯来沈重的圧力。

 今日中国「天下」的概念與過去已大為不同。過去的「天下」僅侷限於黄河流域一帯、而今日中国的天下観指的是整個地球。換句話説、中国所抱持的問題将波及到全世界。

 然而、成為世界規模的中国問題、従另外一個角度来看、反而是降低警戒心的因素。這怎麼説呢?比如一碗水髒了的話、馬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而如果是游泳池的話、汚染没有拡及到整個泳池、也看不出来有多髒。也就是範囲愈広泛的問題、其表面化的時間也愈長、而一般人的警戒心也愈低。加上由於危機感的欠缺、対這些問題的解決也会愈往後拖延。

 但是中国與世界的聯結一日比一日緊密、中国在国際社会上所佔的比重已非同往年。各国企業対中国的投資也譲世界與中国的関係更接近、因此如果中国有什麼変動的話、世界的経済也避免不了受其影響。

中国已到Too Big to Fail、大到無法譲其崩潰的地歩、世界各国反而開始憂心中国崩潰的可能性、而尽力阻止其崩潰。因此、過去是中国隠蔽自身的各種問題、而今日是世界各国害怕中国各種問題的表面化。無論是資金、人與情報的相互聯結都比過去緊密的今日、世界已成為一個命運共同体。中国問題顕然已不再只是中国一国的問題了。

 然而在世界各国都走向情報公開的潮流時、中国在政治面上及情報面上仍然極端閉鎖。因此、中国的経済及環境問題雖已成為世界問題、対中国而言一切都是政治問題、中国不可能公開其情報、也更不可能容許国際社会挿手其中。

 矛盾的是中国不僅是聯合国的安全保障常任理事国、也参加了許多的国際機構、声音又特別大。這個流氓国家只遵守対自己有利的規則、対自己不利的規則完全漠視。中国的挙動完全以自我為中心、此自私自利心態與癌細胞一模一様。

●以感冒薬来治療癌症的医師們

 也許很多人期待着中国自己崩潰、但那也可能帯来另一個巨大的難題。

 如果把地球当成一個人来看的話、假設這位「地球先生」得了癌症、当医師告知他時、一般而言会有①否認②生気③絶望④接受、的過程與反応。

 現在、「地球先生」身体内生了「中国癌」、而且其癌細胞正快速地増長。一旦這個事実被告知時、有八成的人会強烈地否認、説「這怎麼可能?」「中国不是癌細胞、是正常的細胞」。

 約有一成会生気地説「為什麼我們会罹患中国癌?」。剩下的一成則絶望地説「到底該怎麼辦?」。然而、僅管已罹患癌症却没有人考慮要如何治療。

 在此最重要的是、地球上的毎一個人必須認識中国癌細胞的存在、並且譲否認的人面対此事実、譲生気或絶望的人正視現状、而開始考慮対策。
 
問題是「地球先生」的主治医師又如何呢?我們可以把対中国現状有認識的中国観察家們当成「地球先生」的主治医師。這些医師們也許会指出癌細胞的存在、但問題是他們却拿不出処方簽、也不知道従何医起、而只是一再地検査、検査了幾年也無法開始治療。這位「地球先生」可能就在反反復復的検査時就帰天了。

 而実際上、的確存在非常少数的医師説「這確実是癌症、必須趕快治療」。然而即或是這些医師也只停留在考慮怎麼去向病人及其家族説明而已、因為没有人知道應該怎麼治療。

很遺憾的是、面対此「中国癌」重症、愈是無能的蒙古大夫声音愈大。這些蒙古大夫們強辯説「別嚇人了、這怎麼可能是癌呢?」

 日本絶大多数的政治人物、媒体、與大企業們就是這些蒙古大夫。他們把中国這個癌細胞看成是「非常活発的細胞」「有将来性的細胞」、還不断地供給以ODA(政府開発援助)為名的養分給癌細胞、希望它們「趕快長大」。而厚顔無恥的中国也自称「開発中国家」、直到今天還是大拉拉地要求日本的経済援助。

 這種枉顧事実的情況不僅在日本、可以説是全世界共通。国際社会上可以聴到不少像「要耐心等待中国的民主化」「多譲中国参与国際機構、中国就会成為負責任的大国」「期待中国的良心」等々的声音、充満了対中国錯誤的期待。這如同用感冒薬来治療癌症一様。

 我身為医師、対這些原本應該是担任社会医師角色的政治人物與媒体們的無知感到可憐、対他們的無作為與漫不経心感到憤怒。

 這些政治人物與媒体、本身可以説已被中国癌所侵蝕。他們眼看着中国癌破壊着全世界的環境與秩序、不只是提不出対策甚至連危機感都没有。不僅如此、反而還不断地提供癌細胞養分、成為中国癌的共犯、甚至本身已成為中国的癌細胞。
 
我可以断言、他們的脳細胞已被中国癌細胞転移侵蝕、大脳已被中国癌支配、他們的良心與勇気也被癌細胞呑食一空了。

 中国問題已波及到全世界、也不再只是中国一国的問題而已。如何止住中国癌的悪化、是世界共同的責任。現在不開始治療中国癌、世界就必然会走向滅亡。我們不能再拖了。

 第2節 「中国癌」殺手・NK淋巴球

 ●有「病識」才有辦法医治

 癌症是相当厳重的疾病、要把一個人従癌症救回来、有一個不可或缺的條件、那就是病人本身要有「病識」(Insight)。也就是病人必須有自覚自己罹患了癌症、没有此自覚、連開始治療都不可能。

而要対中国癌有「病識」、必須先抛棄以下的幻想。

①可以與中国共存共栄的幻想――與癌細胞不可能有共存之途。
②中国将会転変成文明與先進的国家之幻想――癌細胞不可能変為健康的好細胞。
③必須幇助中国的幻想――不能幇助癌細胞壮大。
④不要刺激中国就可以保持安全的幻想――不管有没有刺激癌細胞、它都会継続増殖危害人体。

 而癌症的治療大致上有四個方法、分別是①手術②化学療法③放射線療法④免疫療法。
 
原則上、癌症治療的基本是如果可以切除的話、把癌細胞完全切除乾浄是最好的選択。但要完全切除掉中国癌、等於要殺光所有的中国人、這是不可能的事。同様的道理、使用抗癌剤或用放射線療法、則不只是消滅癌細胞、連正常的細胞也可能一起消滅掉、更不適合治療中国癌。

 結論是治療中国癌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免疫療法」。

 ●人体存在着癌細胞的殺手

 人体内存在着類似警察與軍隊的防御組織。従第一道防衛線皮膚開始、血液或体液中的白血球、淋巴球等等、無時無刻地防衛着我們的身体。

 這些免疫細胞不只是除去有害的細菌或病毒、也可探知癌細胞的存在並将之除去。原本疾病的治癒絶大多数是由於我們体内的免疫細胞的努力、而不是靠医生或薬物来治癒的。

 人体由60兆左右的細胞所構成、毎日約有数千個細胞因為基因発生病変而成為癌細胞。而之所以這些癌細胞没有転化為癌症、就是因為有免疫細胞毎日不息地為我們除去這些癌細胞、我們才能保持身体的健康。就像有警察取締犯罪者我們才能安心生活、社会也才能保持穏定一様。

 而専門処理癌細胞的殺手就叫「天生的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又称「NK淋巴球」、它們毎天勤快地為我們除去癌細胞。人体内約有50億個「NK淋巴球」存在、不停止地在体内巡邏尋找癌細胞並将其除去。

 「NK淋巴球」正如其名、有與生俱来的殺傷能力。而且不須有任何命令就自動地巡迴身体的各個角落、NK淋巴球能探知癌細胞所特有的腫瘤抗原、一発現有癌細胞就主動攻撃、並将之消滅、是相当優秀守護者。

●名為「免疫寛容」的放任主義
 
而為什麼有這麼優秀的守護者存在、我們仍然会得到癌症呢?
 
這就好像雖然有警察存在、但社会上還是有犯罪一様。這個原因出在免疫系統與癌細胞双方。簡単地説、就是由於免疫系統「放任主義」與癌細胞的狡猾所致。人体與社会的情況可以説是非常類似。

 NK淋巴球有時会対癌細胞的悪行視而不見、採取放任主義的態度、這在医学上叫「免疫寛容」(Immune Tolerance)。此外癌細胞也会狡猾地隠藏自己的腫瘤抗原、假装成正常的細胞、譲NK淋巴球認不出来。

 蔓延在整個日本的「不可刺激中国」的大合唱、可以説是等於NK淋巴球的「免疫寛容」也是不折不扣的「放任主義」。這個対罪悪放任的思潮造成一個錯覚、誤認為中国是世界不可或缺的領航者、因而延誤了対中国癌的治療、進而拡大了其対世界的禍害。

 ●中国内部存在七種NK淋巴球
 
中国癌已転移到世界各個角落、而且如前述中国癌不可能以外科手術来完全切除。如何譲受害程度降到最低又可除去中国癌之害、唯一的辦法就是以免疫療法来治療。

 所謂免疫療法、就是活化体内的免疫系統、譲中国内部所存在的NK淋巴球更有活力来対抗中国癌細胞。

 中国内部存在着不少NK淋巴球、要把這些NK淋巴球找出来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只要是中国網路上被禁止的字眼、通通是中国的NK淋巴球。如「法輪功」「天安門」「茉莉花革命」「劉曉波」「陳光誠」等等。

這些中国内部的NK淋巴球、有着以下幾個特徴。

①有着撃退癌細胞的強烈使命感
②持有思想、行動等強力的武器
③有外部的支援者存在
④持有情報網
⑤為癌細胞所恐懼的対象

 持有以上特徴的中国内部NK淋巴球有七種類存在。

(1)法輪功
(2)天安門事件関係者及被害者
(3)地下教会
(4)反政府的知識份子
(5)海外民主運動家
(6)香港
(7)維吾爾、蒙古、西藏等被圧迫的民族

 這七種NK淋巴球現在也正挺身與中国癌奮戦之中、如何従外界支援在最前線與中国癌作戦的NK淋巴球、是撃退中国癌最重要的急務。除了情報、資金、人力物力資源等援助之外、国際社会携手合作也是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

第3節 中国癌最恐懼的法輪功

 ●俱備所有NK淋巴球要素的法輪功

 要改変体制、革命是歴史上最常見的手段、但革命避免不了暴力與流血。然而法輪功正嘗試着以和平的手段、従内部向中国共産党政権挑戦以改変其専制独裁体制。法輪功可以説俱備了NK淋巴球対抗中国癌細胞的所有要素。

 法輪功是1992年5月李洪志在長春開始的気功団体。一開始只是非公開的気功学習団体而已、而在公開之後転眼之間法輪功的学習者馬上遍及全中国。

 当初中国政府容許法輪功的存在、而在法輪功的学習者急速地増加時、中国政府高層的態度開始転変、把法輪功視為問題団体。中国公安部在1997年到98年間徹底地調査法輪功的組織、並在98年発出禁止法輪功活動的命令。

 法輪功的天津学員在1999年418日至24日的七日間、向当局陳情要求解除此禁止命令、而這個陳情的温和挙動却被政府当局視為「暴動」、而将陳情者逮捕起来。為抗議此不当的逮捕、法輪功的学員約両万人在隔天的4月25日、包囲了中国共産党的政府中枢機関中南海、直接向北京的中央政府抗議。

 這両万名的法輪功学員並没有使用任何激烈的手段来抗議、只是安静地站立在中南海的四周而已。然而達両万名的学員居然在中国公安毫無査覚之下、把整個中南海包囲起来、此挙対中国政府産生了相当大的衝撃。従那時開始、中国政府開始対多達一億人的法輪功学員展開残忍的迫害行動。

 中国政府設立一個専門取締法輪功的組織「六一〇辦公室」、這個組織被付与可無視現行法律的無限大権限。只要是法輪功的学員、都可以任意捜査逮捕甚至厳刑拷打。

 中国政府対一個団体何以必須要做到這個地歩?而中国政府此極端之挙、却反証出其対法輪功的恐懼。従這点、我們就可以知道法輪功是最有可能顛覆中共政権的国内勢力。

 ●迫害宗教是政権崩潰的開始

 法輪功有着中国人的組織裏従来不曾有過的長処。法輪功的学員們自己並不把法輪功認為是宗教団体、他們自認為是学習気功的団体。也因此中国政府捉摸不着法輪功的実態、因為法輪功実在是不同於既存的其他宗教団体。可是誰也無法否認、法輪功的確存在着宗教的要素。

 対中国的権力者而言、没有比宗教勢力更可怕的存在。中国歴史上的許多王朝、其崩潰的主要原因有二、一個是農民暴動、另一個就是宗教勢力的堀起。

 比如説元朝末期的紅巾之乱(1351年)、明朝末期的白蓮教徒之乱(1622年)、還有堪称是世界史上最大内戦的清朝太平天国之乱(1850年~64年)等等、都是與宗教有関的大規模反乱事件。

 宗教団体是愈受迫害、其殉教精神也愈強烈。中国政府対法輪功的弾圧愈残酷、法輪功的団結力也愈強固、対共産党政権的敵意也必然地更高漲。我們可以断言、法輪功的団結力與影響力是中国共産党刻意迫害之下所製造出来的。

 ●無形的組織與令人驚歎的情報発信力

 法輪功另一個有力之処、就是在於不存在有形的組織。法輪功的学員們並不認為自己参加了組織。実際上、法輪功没有上級機関、指揮系統、学員名簿、組織章程等等可称為是組織的基本要件。也没有什麼中国本部、日本支部、美国支部等上下級的組織結構。他們自認為只是「法輪功的学習者」而已。
 
也就是、法輪功是個不像組織的組織。中国政府想要與法輪功交戦、却無法建構出如何戦闘的理論。想要攻撃、也不知道従何攻撃起、因為法輪功是個無形的存在。

 法輪功拠称在中国国内有三千万人、在海外有七千万人、也就是共計有一億名学員左右。有這麼多人、却存在於無形、光是這個事実就足以譲中共産高層不寒而慄。対中国政府而言、実在没有比這個更難纏的団体了。

 法輪功還有另一個強力之処、那就是経営了許多各種各様的媒体。
 報紙有最出名的「大紀元報」。「大紀元報」最大的特色是詳細地報導中国内部被禁止的新聞。「大紀元報」将本部設立於紐約、在世界的三十個国家有其関連組織国、以英語、徳語、法語、俄語、韓語及日語発行。網路方面也有「大紀元」網站、「明慧」網站與「法輪功」網站等等、光是他們直接経営的網站就有二、三十個。電視台則有「新唐人」電視。全世界約有二億人可以免費収視、中国也有四千万~六千万的家庭収視、従網站也可以観看其節目。

 中国国内禁止点閲法輪功的網站、但法輪功学員開発了許多翻牆的軟体、成功地突破了中国的網路封鎖。

 ●為研究「中国学」開一扇窗的法輪功
 
法輪功是在1992年開始被迫害、「大紀元報」則創刊於2001年。幾乎没有人想像得到法輪功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建立如此無遠弗届的情報網。而其情報網也為研究「中国学」開了一扇窗、這個貢献可以説是無以倫比。

 有位香港学者指出、過去世界各国研究中国的所謂「中国専家」們、可以説幾乎都是堕落為中国政府的御用学者。但這其実也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情、因為如不按中国政府之意寫論文的話、従此就無法再進入中国、当然也得不到任何中国内部的情報資料。身為「中国専家」拿不到中国内部情報資料、等於是抛棄自己的工作一様、当然在此分野也就無法生存下去。

 然而在法輪功開始報導中国内部情報以後、中国内部的原始資料、透過法輪功的学員們直接伝送到世界各地。過去世界各国的「中国専家」們必須得到中国政府的許可才能做実地的田野調査、当然其研究報告也必須是中国政府所同意的才可以発表。法輪功出現以後、這些資料已不再需要中国政府的合作就可以到手、等於是為研究「中国学」開了另一扇窗。
 
2004年5月発生在上海的日本総領事館外交官自殺事件、最初就是由「大紀元報」独家報導出来的。而日本的媒体却在事件的両年後才報導、由此可見受中国政府所操縦的日本媒体所報導的中国新聞是多麼不値得一読。

 従這個例子就可看出法輪功対中国情報的掌握能力及発信能力、更可以知道、依頼中国政府的合作混飯吃的世界各国的所謂「中国専家」、其実根本一文不値、其研究結果也完全不値得信任。

 ●黙々地往同一方向前進的法輪功

 而没有「組織」也没有「指揮系統」的法輪功是否就毫無秩序地随意行動?其実不然、他們非常有秩序、而且向着同一的方向前進。

 他們的目標非常単純明確、而且他們的動作完全朝向同一個目標、也絶不会無謂地拡大戦線。可以説法輪功緊守着政治運動的基本概念。

 他們的目標是什麼? 那就是打倒現在的中国共産党政権。他們的運動只集中在此一点、至於政権打倒後要怎麼辦、他們是否有着将来的藍図?至少現在看不出来。而在打倒中国共産党政権的戦術応用上、他們採取的是「中国共産党退党運動」。這個運動是不是有実効?没有人知道、但他們毎天発表日々増加的退党人数、僅管這些数字的根拠曖昧、但顕然対法輪功学員本身有着相当大的鼓舞効果。

●従『九評』看中国社会的醜陋面

 法輪功以『九評』(針対共産党的九個評論)做為「中国共産党退党運動」的武器、『九評』徹底地暴露了中国共産党的殺人体質與権力闘争的醜陋面。第一評到第九評的内容如下。

第一評 共産党是什麼?
第二評 中国共産党是如何起家的?
第三評 中国共産党的暴政。
第四評 共産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第五評 江沢民與中国共産党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第六評 中国共産党破壊民族文化。
第七評 中国共産党的殺人歴史。
第八評 中国共産党的邪教本質。
第九評 中国共産党的無頼本性。

 『九評』所批評的中国共産党的特性、其実就是中国人古来的民族性。而『九評』却把中国人所熟悉的中国社会的醜陋面全部推給共産党。而即或如此、却還可得到中国人認同、這也是『九評』的厲害之処。

 日本人讀『九評』可能会半信半疑、他們会懐疑「世界上真的有這麼可怕的社会、這麼醜陋的人性嗎?」。中国人讀『九評』則可能会想「這不是就在形容我嗎?我内心也有這些醜陋的部份。不過這一定是共産党教育害的」。

『九評』原本不過是「大紀元報」的九編社論而已、其後不断増加内容而成為一本書、也許以後会拡張為九本或九十本也不一定。

 他們用一個単一的理論武装、不会因為短期内看不到効果就転而謀求其他的理論。他們採取的手法是堅持当初的理論、並不断地将之充実。他們透過媒体、討論会與所有可能的人脈介紹「『九評』、以宣伝共産党邪悪的本質。

 他們的作戦手法既単純又集中、而且避開不必要的議論、不製造不必要的敵人。只要有與他們共同打倒中国共産党政権為目標的対象、他們都顕示出合作的誠意、彼此相互連携拡大其運動。身為一個独立建国運動的参加者、我深覚此法輪功的方法論、相当有値得学習参考的地方。

 我看過不少因路線之争或理論之争而自我毀滅的政治運動団体、顕然法輪功没有犯這個愚蠢的錯誤。他們従来不会提起在打倒中国共産党之後要把台湾怎麼様。現階段、他們以友好的態度向台湾独立派伸出手表示善意、也期待着能彼此合作。這是個相当聡明的做法。

 ●争取知識份子合作的法輪功

 賛同或支持法輪功的知識份子不在少数。法輪功以其発行的報紙或電視台来支援或提供発言的園地給前北京大学副教授的焦国標、律師的高智晟、人権活動家的胡佳、逃亡到美国的経済学者何清漣等。這些優秀的知識份子的存在本身就足以令中国共産党感到恐懼與不安。

 政治運動少不了知識份子的支持、而法輪功已得到世界六十多個国家的知識份子支持。由此也可看出法輪功不可忽視的知識力量。

 此勢力的知識水準、遠非過去的農民暴動或宗教反政府事件的水準所能比擬。包括中国政府、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認他們極其優秀的知識水準。

 ●駆動海外国会議員的人脈

 法輪功不僅積極與知識份子交流、也積極地與海外的政治人物建立管道。不管是美国、澳洲、徳国、法国都有許多支持法輪功的国会議員。

 為什麼他們会那麼有辦法?一部份是因為法輪功学員們積極地在其移住的国家帰化成当地国的国民、然後再以選民的身份来取得議員們的支持。

 他們在美国已経形成足以推動制定法案的勢力、国会議員也不得不傾聴他們的訴求。美国的聯邦議会就在2011年、議決了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的第605号決議案、這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

 法輪功帯有宗教的精神與色彩、有着絶大的発信力、在世界各国也有各種的人脈與議会的管道。這些可以説是NK淋巴球所必須俱備的能力、法輪功都擁有。法輪功已経是撃退中国癌的鉅大力量了。

 第4節 由天安門事件産生出来的NK淋巴球

 ●天安門事件是中国民主的原動力
 
二二八屠殺事件(1947年)是台湾意識的原点、也点燃了台湾建国運動的火苗。同様地、天安門屠殺事件(1989年)也成為了中国民主運動的原動力。
而為何天安門事件会成為民主運動原動力的理由有下面七点。

1、 鎮圧天安門事件是現政権的法統基礎

 鄧小平把当時的学生運動定位為「暴動」而発動軍隊鎮圧、当時反対鎮圧的趙紫陽則被闘倒才有江沢民接任総書記之可能。也就是天安門事件的鎮圧確立了由江沢民、胡錦濤到今日習近平政権的法統基礎。因此如当年的民主運動被平反的話、就等於否定了現政権的合法性。

2、天安門事件的被害者現在仍継続受迫害。
 
天安門事件中没被屠殺而生存下来的被害者、不是入獄就是逃亡到海外。而他們的家族至今仍然受到迫害。従另一方面来看、也可以説是被害者反抗的能量仍継続在蓄積。

3、 全世界的媒体都曾詳細報導天安門事件

事件発生時正好当時蘇連的総書記戈巴契夫到中国訪問、世界的各大媒体也在天安門的現場。中国政府下令屠殺学生的那一刹那、幾乎全世界的電視都有現場転播、世界上有数億人守在電視機前、看着天安門広場的学生們被以戦車先導的中国軍隊屠殺、這些影像深々地刻印在許多人的心中。因此、当時由中国以外的第三者所留下来為数甚多的記録影片、文字記録、相片資料、目撃証言等等此事件的犯罪証拠、在世界各国都有保存。

4、世界各国対中国於天安門所行的野蛮行為曾施以外交制裁。
 
世界的主要民主国家都将天安門的屠殺視為犯罪行為、不只明確地表明譴責與抗議、也停止対中首脳会議並禁止将武器輸出中国。日本当時也一度停止借款給中国。

5、 当時参与此民主運動的人約達一億 

十三億的人民当中有接近一成的人参与或支持此民主運動。一億人中、就算有数千万人黙黙不談起此事件、然而在那時負傷的人、被捕入獄的人、目撃屠殺場面的人、及其家属在此事件中喪命的人、総数就有一千万人以上。這些人是絶対不可能忘記天安門事件的。

6、天安門事件的被害者幾乎都是菁英。
 
参加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幾乎都是大学生、那個時代中国的大学生可説都是菁英、也来自菁英的家庭。中国人是一個相当記仇的民族、中国人如果是家属被殺的話、這個仇恨永遠不会消失、経過再久的時間都会試図報仇血恨。我們只要看看中国人破壊仇敵的墳墓、対死人鞭屍的伝統就可知道中国人的恨有多深、這是海島民族的日本人和台湾人所難以理解的。

而且這些受害者的家属也幾乎都是高級知識份子、他們的能力與如同経済難民一般的農民是不可以相比的。対以愚民政策来維持政権的中国権力者們而言、没有比知識份子的反抗更為可怕的。

7、国際社会仍関注着天安門事件、支持中国民主運動的人也不少

 日本、美国、欧洲、台湾、香港各地、至今仍有相当多支持中国民主運動的人、支持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声音早已伝播到全世界。美国議会也多次対此事件通過対中国政府譴責的決議案。

 由以上七個観点可知道、天安門事件至今仍是足以譲中国共産党政権斃命的利器。

 ●「天安門母親」的力量

 由「天安門母親」運動為例、就可以理解為何天安門事件被害者們会是強力的NK淋巴球。
 
這是一個由天安門事件被害者的母親們所発起的運動。她們的訴求極其単純明瞭、她們要求「譲母親能追思悼念死去的孩子」。如果中国当局連這個卑微的訴求都不接受的話、当然会引起広大人民的憤怒。

她們訴説「我要知道真相、為什麼我的孩子会被殺?」「是誰殺了我的孩子?」「在那裏殺的?」、而後発展到「政府有什麼権利可以殺我的孩子?」。我相信這個全天下母親都会同情的訴求、有足以顛覆政府的威力。

 開始此運動的受害者母親是丁子霖、她在天安門事件発生時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丈夫蔣培坤則是同系的教授。他們当時還是高中生的独生子蔣捷連、被人民解放軍従背後射殺。

 丁子霖従1993年到2000年之間、拝訪一家家天安門事件被害者家庭、確認他們被殺害的子女、在取得他們的同意後製作被害者名冊並将之公開。在中国、公開這様的名冊等於是公開挑戦政府、也等於将自身陥於受迫害的危険之中、然而、這些勇敢的母親們仍然做了。
 
丁子霖在2000年得到香港団体的支援、正式展開「天安門母親」運動。在2001年丁子霖與其他110名的母親們発表了「天安門母親宣言」如下。

 「反対政府以安定為由来拒絶対天安門運動的屠殺作調査。特別是反対政府対民間異議活動持続地政治迫害與鎮圧、這指的是対法輪功等民間宗教之弾圧、言論、出版、信仰、網路的限制及公民自由権的剥奪。此外、反対政府以保衛国家主権與民族尊厳為藉口、来拒絶国際社会対中国悪劣人権状況的批判。」

 ●冒着生命危険調査真相

 她們自己進行天安門事件的真相調査、訪問事件的目撃者、尋問是誰?何時?何地?如何被殺?等等、並将之記録下来。不只如此、她們也収集沾有血跡的衣服、被戦車轢得不成形的自行車等々遺品、以及軍隊的槍弾與当時的相片等証物。
 
她們将這些収集後製作成記録集、以留下天安門大屠殺的歴史証拠。她們並在其網站「天安門母親」(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公開了事件中被殺害的202人的姓名、以及他們是在何処、怎麼被殺害的詳細事実。這些証拠、愈是詳細対政府也就造成愈大的圧力。

 她們冒着生命危険所収集的這些記録、透過許多管道伝達到海外各地。她們的努力打動了美国国会議員的心、共和党、民主党等超党派的国会議員共同推薦丁子霖為諾貝爾和平奨的候選人。現在包括在美国的中国人社会也共同推動此運動、期望丁子霖能得到諾貝爾和平奨。
 
在這種状況之下、中国政府対她們的迫害当然也一天比一天厳苛、但她們一点也不退縮、反而更加拡大其運動。她們当初只是要求「被害者家属有悼念死者的権利」而已、而現在她們開始要求「釈放政治犯」「公開天安門事件的真相」、也要求「追究天安門屠殺的責任所在」。

 ●把李鵬列為被告

 這些母親們最値得敬佩的地方、就是她們這些活動都不是在安全的海外進行、而是在中国国内挑戦一党独裁的専制政権。她們毎年公開要求政府回應她們的訴求、甚至在1999年到法院去告当時的首相李鵬。

 她們的運動一歩一歩、相当有計画地踏実前進、這也是知識份子之故。

 她們用政府自身所制定的法律来攻撃政府。現在、她們提出以下的罪名来告李鵬、軍方、警察等屠殺的実行者們。

①故意殺人罪(違反刑法第三十二条)
②故意傷害罪(違反刑法第三十四条違反)
③違反軍人職責――屠殺民衆(軍人職責違反処罰暫行条例第二十条)
④違反人民警察的武器規定(人民警察武器使用及警具使用規定第三条)
⑤領導者的法律責任(違反憲法)

 她們甚至勇敢地向人民検察院施圧表示「人民検察院有検挙這些刑事案件的責任、基於刑事告訴法第七十八条、即或没有収到挙告、人民検察院也該主動調査」。
 
而可笑的是中国政府対她們這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戦術完全不知道如何應付、只能装聾作唖視而不見。
 
更卑鄙的是、中国政府以其他莫須有的理由逮捕了丁子霖両次。最初在1995年、総共関了她45天。第二次是在2004年、這次則因為美国政府的圧力只関了她5天。而逮捕的罪名居然是「叛乱罪」、理由是因為她収到了香港寄来寫有「天安門母親」的T恤。当時丁子霖強烈抗議「為什麼只是収到T恤会是叛乱罪?」、中国当局根本連解釈都嫌麻煩。

 在2012年5月底、丁子霖於北京市内的自宅接受日本「毎日新聞」的採訪。
以下是2012年6月1日「毎日新聞」的報導。

 丁女士表示現在中国的人権状況更加悪化、但她仍継続要求中国政府開釈天安門事件的之真相、並與犠牲者的家属対話。(中略)

「天安門母親」121人連名在六月一日、発表天安門事件二十三周年的声明。声明指出、「温家宝首相最近幾年曾在高層会議中提案要恢復事件中犠牲者的名誉、但高層與中国特殊利益集団的勾結太深、難以実現」「我們対此失望、但我們追究真相並要求賠償的理念不変」。

●感動了中国人的反政府運動

 在事件経過十八年後的2007年6月4日、四川省省会成都擁有両百多名編輯與記者的「成都晩報」登出只有一行的小広告、上面寫着「向堅強的六四死難者母親致敬」。
 
中国所有的媒体可以説都和政府有関、「成都晩報」也没有例外。而居然在「成都晩報」上出現這様的広告、這当然不是一件小事。結果、「成都晩報」有七個編輯因此而被解雇。而負責広告的人的説詞也很妙、他説「我以為『六四死難者』指某個地方的煤鉱坑死了六四個人」。
 
従此可見、「天安門母親運動」已為中国全国所周知、不只如此甚至政府内部也有人支持她們。

 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的中国人、居然有人会拿銭去登此広告、而又居然也有報社職員不惜失去自己職位刊登此広告。這説明了「天安門母親」也深々地感動了中国人、而她們的力量也已大到不可忽視的程度。

 我確信天安門事件受害者的力量、有一天将更増大到可以顛覆中国共産党政権。

 第5節 「地下教会」教徒不断地増加

 ●掛羊頭売狗肉的政府公認宗教

公称「宗教是人民的鴉片」的中国共産党原本就是無神論、而且蔑視信仰的政党。文化大革命時與宗教有関的建築物被他們破壊殆尽、而一直到1980年代為止、根本完全没有信教的自由。

 八〇年代以後由於国際社会的圧力、中国有條件地允許宗教活動、但仍必須在政府的監督管理之下。由無神論的政権来監督管理宗教信仰、我們可以想像那会是什麼模様。那不過是受政治操控、掛羊頭売狗肉的宗教罷了。

 比如説、中国政府公認的基督教是「中国基督三自愛国運動委員会」、天主教是「中国天主愛国会」。把宗教団体冠上「愛国」之名、本身就很滑稽。区区一個共産党政権要来管理「創造宇宙万物的唯一真神」、而且在愛上帝之前居然必須先「愛国」、這本身就與基督教的教義相矛盾、也是対基督教的冒瀆。難怪這種粗暴的挙動引来全世界基督徒的反感。
 
然而中国共産党政権仍然毫不在意地蹂躙中国的基督徒、因此真正的基督徒只有潜入地下、避着当局的耳目聚会。

 因為是地下教会所以実際上難以掌握確定的信徒人数、拠説約有七千万名地下教会的信徒存在於中国。如此数目是事実的話、那幾乎可與中国共産党員的人数匹敵。

中国的経済在快速的発展之後、追求物質享受的傾向加深、同時頽廃的精神也更加蔓延、一般人反而更有空洞虚無的感覚。在此価値観混乱失衡的時代、為了追求精神寄託、地下教会信徒也日益増加。

 但是政府当局不僅禁止地下教会的聚会及伝教、連印製聖経都禁止、而為此抵抗的信徒及牧師們有多数因此而入獄。

 然而、信仰是愈受打圧反抗心也愈強烈的。羅馬時代対基督徒的打圧是何等惨烈、而我們只要看看其後基督教的発展、就知道打圧到底有没有効果。実際上共産党政権的打圧愈厲害、地下教会的信徒也増加愈多、這也可以説是撃退中国癌的NK淋巴球増加地愈多。

 ●支援地下教会的欧美各国

 以基督教文明為基礎的欧美諸国対中国地下教会的処境相当同情、而且也有着相当強的宗教連帯感。中国政府禁止其人民與外国的伝教士接触、但欧美的基督教団体透過各種管道支援中国的地下教会。不只如此、更透過地下教会間接支援中国的各種人権運動、中国山東省盲人人権運動家陳光誠的救援、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被中国当局軟禁在自宅的陳光誠於2012年4月22日従自己的家裏、翻牆逃到北京美国大使館尋求庇護的事件、転眼間成為全世界的頭版新聞。
 
配合着克林頓美国国務卿訪中期間的脱逃、是因為在美国的中国人権支援団体「対華援助」(China Aid)的支援才有可能成功的。「対華援助」的創設者傅希秋原来是中国地下教会的牧師、他因為「非法伝教」的罪名入獄、後来於1996年逃亡到美国。2002年他為了糾弾中国政府対基督教的迫害而創設了「対華援助」、透過此団体支援中国地下教会並展開対中国国内人権運動家的援救活動。 

此次救出陳光誠的計画也是由傅希秋牧師所主導、他甚至策動美国国会為陳光誠的逃亡事件開了両次公開聴証会。傅希秋牧師何以有那麼大的影響力?這可以説是美国這個基督教国家対地下教会所抱持強烈的同情與連帯意識所致。
由此也可見、中国的地下教会已成為共産党政権天敵的NK淋巴球了。

 第6節 反抗中国政府的菁英份子

●従「氷点週刊」停刊事件看異議份子的力量

 反政府的菁英份子是可将共産中国導向崩潰的NK淋巴球。只要看看中国的歴史就知道、在中国所謂「菁英」指的就是在朝或在野的知識份子。
 
中国可以説是官僚與財閥勾結所構成的「官僚帝国主義」、対於官僚掠奪民衆財産的悪行、雖然多数的中国知識份子視而不見、但官僚與知識份子之中也的確有看不過去的異議份子存在。包括日本的世界各大媒体所注目的「氷点週刊」停刊事件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氷点週刊」是属於中国共産党下的一個組織、由胡錦濤出身母体的中国共産党青年団(共青団)機関報「中国青年報」所発行。停刊事件発生的2006年1月当時、胡錦濤已是中国的国家主席。
 
事件起因於刊登在「氷点週刊」上一篇由中山大学教授袁偉時所寫、題名為「現代化與歴史教科書」的文章。文中以教科書盲目排外的記述為例、強調使用錯誤的歴史教科書正如同譲青少年吃狼奶長大一様。也就是説中国的教科書因為政治立場而扭曲歴史事実、這正如同用有毒的東西来教育青少年。

其中特別強調的是有関1900年的義和団事件的記述。教科書強調此事件是「愛国運動」、而実際此事件是一個完全與文明敵対的事件、把這種野蛮的行為称之為「革命」是非常有問題的。

●知識份子站出来了

過去的中国知識份子們、如因為言論問題受処分時、往々選択黙々承受、然而此次「氷点週刊」的停刊処分却不一様。有数千名的記者、編輯、及其他領域的知識份子們挺身站出来発表公開声明擁護「氷点週刊」並批判政府。此外還有前中央宣伝部部長、毛沢東的前秘書、「人民日報」的前総編輯為中心的重量級菁英於2006年2月2日、連名発表了対胡錦濤主席的公開抗議函。連名者如下。

 江平(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務委員、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朱厚沢(前中共中央宣伝部長)、李鋭(前水利省次官、毛沢東秘書)、李普(前国営新華社副社長)、何家棟(前「経済学週報」総編輯、工人出版社常務副社長兼副総編輯)、何方(前中共党総書記張聞天秘書、中共党史専門家)、邵燕祥(作家、詩人)、張思之(人権律師)、呉像(老知識份子)、鐘沛璋(前共青団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中共中央宣伝部新聞局長、中国青年報社長兼総編輯)、胡績偉(前人民日報総編輯)。

 ●2013年1月3日「南方週末」事件

「氷点週刊」事件発生整整七年之後、在筆者将本書日文版翻訳為中文之時、中国爆発了「南方週末」事件、這幾乎是「氷点週刊」事件的翻版。「南方週末」以「中国夢、憲政夢」為其新年献詞、強調中国政府應該回帰憲法遵守法治。而不料広東省省委宣伝部長却在「南方週末」編輯完全不知情之下将文章掉包、改為歌頌共産党的馬屁文章。

此挙引起「南方週末」編輯們與記者們上上下下的強烈抗議、也再度引来国際社会注意、成為轟動全球的大新聞。中国国内対此事件也有極大的反響、有多数的知識份子、新聞工作者甚至高中学生站出来公開表示支持「南方週末」的編輯部。世界各国的媒体也多対広東省政府的掉包行為厳厲批判、同時対「南方週末」表示支持。

 ●無法駕禦的左派

 連小学生也知道、中国現政権的思想理論基礎是共産主義。而有必須記住的是、信仰共産主義的人、本質是属於左派思想的。原本左派應該是反体制、站在弱者的一方、而且重視個人的自由與尊厳的。左派的基本性格是対任何事都採取批判的態度、所以左派的批判往々強烈尖鋭而又有力。

「氷点週刊」與「南方週末」事件中的左派回帰其思想原点、站在受停刊処分或被掉包的弱者的一辺攻撃政府。然而原本以工農革命起家的中国共産党政権、所信仰的已不再是共産主義而是資本主義。所以理論上應該是無産階級専政的政権、所作所為的却是無情地打圧無産階級。因此共産党内一部份的知識份子、以此理論矛盾来批判現政権。而対此批判、中共政権毫無招架之力、這也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一個例子。

 第7節 海外民主運動家

 ●網路革命宣言
 
中国人像一盤散砂、而此無法団結的民族性在海外的民主運動家身上也是一様。海外的中国民主運動家們幾乎没有例外、都是受中国共産党的迫害而逃亡海外的。当然他們秉持着追求民主自由的理念、但他們対中国共産党憎恨却是他們投身運動最大的原動力。然而他們也存在着一個弱点、那就是不団結。

 海外中国民主運動的組織相当多、幾乎毎個組織都避不了以争主導権開場、走向互扯後腿、相互批判的命運。其中有不少組織就因為内部的闘争或相互的誹謗中傷而造成分裂。也有相当多的組織名存実亡、淪為個人演出的道具。所以組織雖然很多、但其成果却不成比例。

 為了克服此弱点、以王丹、封従徳、厳家祺為中心的二十一名流亡美国的民主運動家們於2010年2月13日連名発表了「網路革命宣言」。所謂「網路革命宣言」、就是以発起「網路天安門運動」来打倒中国共産党政権的運動。因為是網路空間的「革命」、不用流血也不使用暴力、這譲明哲保身的中国人也較容易参加。這也正因為這些海外民主運動家深知中国人弱点、才会採取此策。
 
他們利用其「網路天安門広場」来収集中国的内部情報将之伝到海外、也同時支援中国国内的民主運動及人権運動。而実際上、在此「網路革命宣言」以後、突破中国網路封鎖的件数急速地増加。這些與海外聯通的中国網路輿論力量、已対中共当局造成相当大的威脅。

 ●「奥斯陸的誓言」

 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奨決定頒発給入獄中的劉曉波後、海外民主運動家們難得地団結一致支援劉曉波。

 他們在2010年12月10日的諾貝爾和平奨頒奨典礼当日、従世界各国聚集到奥斯陸、其中包括了維吾爾的独立運動家、西藏的独立運動家與全世界的中国民主運動家的旗手們。他們同意将運動的焦点集中在救援劉曉波上、共同為此目標奮闘。這就是「奥斯陸的誓言」。

這的確是個有智慧的戦略、因為諾貝爾和平奨得奨人的救援運動容易得到国際社会的支持。拯救受世界矚目的劉曉波目標明確、也比較不会産生因為路線不同而造成的紛争、各路人馬也比較容易合作。此外與維吾爾、西藏的独立運動家的合作也是個画時代的作法。這個合作有両個意義、一個是民主運動的互補関係、一個是中国民主運動家認同了維吾爾與西藏的独立。
 
被中国当局汚名為恐怖份子的維吾爾、西藏独立運動家、他們不惜犠牲自己生命也要争取自由、這点是貪生怕死的中国人所做不到的。而在另一方面、中国民主運動家有着維吾爾、西藏運動家所遠遠不及的発信力與情報力。透過這幾個特色完全不一様的組織合作、彼此可以截長補短其力量将比各自為政大許多。

 過去中国的民主運動家們没有例外地対維吾爾、西藏的独立表示反対。然而、「奥斯陸的誓言」顕然是他們転換方針的一個契機。這個転変、不僅対維吾爾、西藏的独立運動有利、対中国的民主化也是一大前進。我們可以説、海外的民主運動家也開始着手進行分裂中国的大事業了。

第8節 香港人愈来愈討厭中国

 ●把中国的真実面伝達給世界的香港

 回帰中国以後的香港在「一国両制」之下原本應該要享受着「完全的自治」、但事実上、香港言論的自由度在回帰中国之後低下了不少。香港的媒体為了不得罪中国而開始「自我検閲」、対中国的負面報導採自制的態度。

 但即或如此、香港有関中国情報的質與量、都仍維持着不可忽視的水準。由香港所発出来的中国情報、対世界上的中国観察家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動向」「争鳴」「蘋果日報」等反中国色彩強烈的媒体、更是不停地報導中国的真実面、並努力地試図打破中国共産党言論統制的長城。

 ●天安門事件啓蒙了香港人的政治意識

 香港人給人的印象是除了経済以外什麼都不関心、似乎比較現実而只重視利益。然而、原本應該是対政治冷漠的香港人、却対天安門事件的做出快速而強烈的反応。担心自己将来也可能遭受同様命運的香港人、一致対中国政府野蛮的行為譴責、人口僅600万人的香港有100万人站出来参加天安門事件犠牲者追悼大会。其後香港也持続毎年挙行追悼大会、這可以説是香港人対中国的挑戦。

 原本大部份的香港人就討厭中国共産党、有不少人是在国共内戦後不願接受共産党的統治才逃到香港来的。他們在英国的殖民地統治之下過着自由的生活、多数人対政治可説毫不関心。然而香港人却在天安門事件見識了中国共産党政権的残忍性、因而対政治的熱度也升高許多。可以説天安門事件啓蒙香港人的政治意識、也加深了他們反中国的姿勢。

 ●自認為是中国人的香港人只有17%

 中国観光客不守規矩髒乱吵鬧的形相、也是譲香港人的心與中国漸行漸遠的一因。本来観光客應該是受歓迎的存在、但在香港的中国観光客却譲香港人厭悪。香港人的確有厭悪中国観光客的理由、中国人吃了東西随地乱丟、在人行道上甚至在洗手台上大小便。這些未開化的野蛮行為已超過了香港人可以忍受的限度。

 202年1月、香港人制止在電車内吃泡麺的中国観光客、結果反而引来中国観光客的漫罵。這個記録影片経由youtube伝到網路上、引起了香港與中国的網路大戦。難以置信的是、北京大学的孔慶東教授在電視節目中対此事件做評論時、居然説「香港人是受殖民地教育的狗」来侮辱香港人。

 2011年底香港大学所実施的問券調査顕示、自認為是中国人的香港人只有17%。也許是此結果引起了中国当局的危機感、中国強制香港当局従2012年9月開始由小学導入「徳育及国民教育科」。此愛国教育相当於是強制香港人必須愛中国、並且是従小学開始徹底地譲香港人中国化的洗脳教育

在香港、支持此洗脳教育的人只有12%、絶大多数的香港人反対導入此愛国教育。2012年7月29日、共有九万人参加了「反対愛国教育」的示威遊行、其中包括了中小学生在内。

 由此可見、香港人與中国的距離愈接近、対中国的嫌悪也愈深。香港已成為強而有力的NK淋巴球了。

 第9節 西藏、維吾爾、蒙古的反中国運動

 ●為滅絶藏族而大量移入漢民族
 
2006年、青蔵鉄路全面開通、従此無論是人、物質或資金都如同雪崩地一様従中国流入到西藏。這等於是以「西部大開発」的名目、実質上対西藏民族的滅絶政策。

総共只有600万的西藏人住在西藏、而中国人流入到西藏的人数却有750万。在自己的国土上変成少数民族的藏人、正面臨着社会文化存亡的危機。

 2008年3月中所発生的示威事件與中国軍警対藏人的大量鎮圧、其起因就是中国利用青蔵鉄路輸送了大量的中国人移民、因此引発了藏人的反感與憤怒所致。大量湧入西藏的商人及中国観光客糟蹋了藏人信仰中心的寺廟、軍人也到処横行、欺侮西藏人民。再加上中国資本也大量湧入、西藏社会因此遭受中国人全面的支配。
 
面対中国人的横行覇道、藏人以自焚的凄惨壮絶的手段来抗議、並対国際社会発出其無助的訴求。

 根拠藏人女作家茨仁唯色的統計、従2009年2月27日到2012年11月20日之間、自焚的藏人就達83名。在2012年11月8日到14日的第十八届中国共産党大会之前後、也陸続地発生多起自焚事件、引起国際社会的注目與関心。

 2012年11月15日、習近平被選為中国共産党総書記之後、中国開始由胡錦濤体制移行為習近平体制。習近平在此就任演説中再三強調「偉大的中華民族」、這等於是公開宣示要強化対藏人等異民族的滅絶政策一様、我們可以預見在習近平体制之下、藏人的抗暴運動将更為激烈。

 ●醜化維吾爾人為恐怖份子
 
1991年蘇聯解体後、受中亜諸国陸続独立的影響、維吾爾人的独立意識也更為高漲。但同時中国也没有忽視此動向、因而更加強了対維吾爾人的鎮圧政策。

 為根絶維吾爾人的民族文化、中国禁止十八歳以下的児童、学生、現任及退休公務員等進入清真寺作礼拝、以滅絶維吾爾的宗教信仰。従2000年開始、中国共当局開始禁止大学使用維吾爾語、目前則連幼稚園、小学也開始将維吾爾文化逐出校園。與西藏一様、中国也移入大量漢人進入維吾爾地区、剥奪維吾爾人的工作機会。現在連大学畢業的維吾爾人都找不到工作。

 維吾爾人只要抗議中国的苛政、馬上就被貼上恐怖份子的標籖而受逮捕。2001年美国発生了911恐怖事件之後、中国政府馬上利用此機会、向国際社会宣伝維吾爾勢力是国際恐怖組織的一部份。悲哀的是聯合国居然而将中国的謀略信以為真、而将維吾爾組織列為與蓋達組織(al-Qaeda)連携的恐怖組織。

維吾爾人在歴史上向来都是愛好和平的民族、而在受中国的圧迫之後、流亡在土耳其、中亜及欧美各地的維吾爾人只有站起来、向世界各国掲発中国対維吾爾的人権迫害的実態、並訴求追求独立的心声。他們所求的只是民族的生存而已、這也叫恐怖份子嗎?

 ●南蒙古也瀕臨民族滅絶的危機
 
1912年大清帝国崩潰之後、北蒙古宣示独立、但南蒙古却被編入中華民国的勢力之下。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国成立、南蒙古被迫成為所謂的「内蒙古自治区」。

 「自治区」是空有其名、没有「自治」之実、只能受中国統治的殖民地状態。中国強制蒙古接受其同化政策、同時也移入大量的中国人、破壊蒙古人的伝統文化。現在的蒙古自治区的蒙古人只剰一成、其他都是中国人。與西藏、維吾爾一様、南蒙古也因為中国的民族滅絶、面臨着民族存亡的危機。

 ●争取世界支持的反中国三民族
 
中国政府強硬地推動消滅異民族的言語文化的政策、是為了将他們同化為中国人、同時也消滅異民族本身。中国最終的目標是形成一個巨大「中華民族」、以強化其対異民族土地的支配。而此野心、在習近平体制上可更明顕地看出来。
 
中国的暴政当然会引発藏人、維吾爾人及蒙古人的抵抗、他們流亡海外之後在各国進行祖国的独立運動、也受到欧美各国人士的支持。像他們一般、祖国已受到中国残酷的統治支配、却仍能果敢站出来抵抗。他們的勇気與覚心已足以成為打倒中国癌的NK淋巴球了。

BACK TO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