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ety for the Dissemination of Historical Fact

This Article

THE CHINA CANCER: A Taiwanese Physician’s Remedy (Namiki Shobo) Chinese version No.4

By Lin Jianliang,

第三章 中国人也是中国癌的被害者

第1節 被癌細胞侵蝕的国土
 
●万里長城是砂漠化的記念碑

 癌細胞所搭乗的「慾望街車」終点站名叫「死亡」。慾望無窮尽的癌細胞不断地拡張自己、為了維持其日益増大的個体、只有継続奪取周囲細胞的養分、而譲其他的細胞餓死。不掠奪「凍未條」的癌細胞、最終会把個体的均衡破壊怠尽、自己也避不了死亡一途。癌細胞永遠無法掙脱貪慾與掠奪的本能、也無法改変自己的宿命。

 中国癌的掠奪本能已把中国的大地破壊得面目全非、不可能恢復本来的面貌。最近的30年間、中国癌対環境破壊的速度更快、破壊的範囲也遠達地球的各個角落。如此下去、終有一天地球会面臨被毀滅的局面。

 中国国土的面積960万平方公里與美国的国土面積差不多。但其居住可能面積却只有10%、遠不及美国的75%。而中国的人口是美国人口的四倍以上、由此可見中国人的生活空間有多狭窄。

 由於居住面積與耕地面積缺乏、中国人就與森林争地、砍倒樹林開拓成為耕地。而却也因此而造成深刻的土壌流失、加速了砂漠化。当砂漠化造成耕地無法使用時、中国人則転向別的森林下手、造成砂漠化的悪性循環。

 根拠中国国家林業局的発表、全国総共有174万平方公里、相当於18.2%国土面積的土地已経成為砂漠化、而毎年還有3436平方公里的国土不断地変成砂漠。

 中国因為森林採伐造成砂漠化的現象、不是現在才有的、中国的人為破壊従数千年前就已開始。比如説従秦漢時代就開始断断続続建造與反覆修理的万里長城、為了這些工程、就需要大量鉄器。為了生産鉄器、就需要大量的木炭。為了生産木炭就必須大量地採伐樹木、這也是造成中国北部砂漠化的原因之一。換句話説、万里長城就是中国砂漠化的記念碑。

 在人口只有数千万人的中国古代、自然界的恢復力超過了中国人的破壊力。而今天、面臨着13億5000万人口的中国癌、大自然也只有任其宰割了。

●「人定勝天」的中国思維

 中国人與日本人的自然哲学完全不同。日本人把自己也当成是自然的一部份、親近自然並且有與自然共存的生活観、従許多実際的生活面上可以看出日本人対大自然的敬畏之念。

 但中国人認為人、尤其是自己、是特別的存在。対於中国人而言、自然不過是被利用的存在而已。中国人喜歓的「人定勝天」這句話、最能表現出中国人的自然哲学。 

這句話意味着、「只要努力、連大自然都可以征服」的意思、而且這句話是中国人用来勉励人的話、更顕示出中国人與日本人的相異之処。

把大自然馴服成奴隷来満足自己所需、是中国人所期望的。而如果這個期望無法達成時、中国人就敵視大自然、甚至将之破壊掉。有此観念的中国人存在、地球怎麼承受得起他們的折磨?

 ●不破壊自然就活不下去的中国人

 中国国家林業局在2008年発表的統計提及、砂漠化的主要人為因素如下。「採伐薪柴」31.4%、「耕地獲得」21.2%、「開発住宅用地」15.1%、「乱採伐」13.4%、「鉱物乱採掘」10.7%、「過度放牧」8.2%。
 
一般而言、中国政府所発表的統計一定包藏着政治意図、有利於政府的就発表、不利於政府的就隠藏起来或加工後才発表。対中国而言、統計不是為了把握事実、統計只不過是宣伝工具之一而已。
 
公開這様的統計、当然有中国的打算。中国想藉公開這様的統計告訴全世界、中国的砂漠化不是他們乱開発的結果、而是為了柴薪、耕地等農民為了生存而不得已的結果。然而、中国政府的這個意図却反而反映了砂漠化的真実面。因為経済発展而伴随的乱開発当然是加速砂漠化的主要原因。但国際社会常忽略一件事、那就是只要中国人存在、就無法避免砂漠化的事実。

這点、中国人與日本人大不相同。中国人熱衷於砍樹、対種樹則興趣缺缺。種樹必須要等幾十年後才可利用、自己種的樹是当然是譲後人享用。中国人不会做這種不划算的儍事、樹木砍光了、他們会毫不遅疑地找別的森林来砍。

 砂漠化原因其実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国人的利己主義。只要中国人存在、砂漠化就永不止息。

 ●変成煉獄的桃源郷
 
平原部的濫墾帯来砂漠化、而消失了森林的山区、剰下僅存石頭的禿山、這称為「石漠化現象」。石漠化不僅譲緑色的山峰変成醜陋的禿山、而且会成為土石流的発生源、成為恐怖的凶器。

 2010年8月8日、甘粛省甘南藏人自治州舟曲県受到巨大土石流的災害、有八千名以上藏人因此而喪生。中国地質環境観測院地質災害調査室責任者周平根指出、災害的原因是因為水庫、高速公路及鉄路等公共建設造成環境破壊所致。

整備公共建設却反而譲有「桃源郷」之称的甘南変成了煉獄、到底這是為何而做的公共建設呢?

 而與甘南地区同様容易発生土石流危険地質地区、在中国共有20万処、其中可能発生巨大地質災害的高危険地区就有1万6000処。

 ●中毒的大地

 那麼、没有砂漠化或石漠化的地区是否就安穏無事呢?也不見得、因為那些地区都中毒了。

 中国的有毒化学物質與重金属的汚染、是由工業到農業、由都市到農村、由地上到地下、由上游到下游、由土壌、水到食品而拡大。

 現在、汚染地最厳重的是鎘、水銀、鉛、砒素等有毒物質。中国年間生産二億公噸的稲米、受鎘所汚染的超過一成。特別是湖南、江西、雲南、広西等的酸性土壌地区、所収穫的稲米中超過六成受到鎘的厳重汚染。

 中国受到重金属汚染耕地達全国耕地面積的六分之一(約二千万公頃)。
然而這些不過是中国政府公佈出来動過手脚的資料、我可以断言「中国没有不受汚染的土地、没有不含毒素的食物」。

●汚染大地的主要原因是「中華思想」

可是為什麼聡明的中国人会如此蹂躙生養自己的大地呢?原因出在中華思想上面。
 
中華思想以自我為世界的中心、認為地球是為了自己而存在、所以只有征服與統治的概念、不存在調和與共存的礼譲精神。

如何保護地球環境並善用其有限的資源、不是中国人的優先考量、中国人最在意的是如何比他人更早奪取地球資源。這個可怕的中華思想、已把地球本身逼迫到生存危機的辺縁了。

●進也是地獄、退也是地獄

 然而、中華思想却也折磨着中国人自己。

 中国如持続其経済発展、汚染也当然日益厳重。如経済発展停滞、失業者将馬上充満街頭、動揺国本的大暴動随時都会発生。対中国而言是進也是地獄、退也是地獄。

 没有人能阻擋中国人追求金銭的慾望。然而経済急速発展的中国、其所得分配却非常不正常。享受経済発展果実的富裕層只佔不到1%。但是毎個中国人都想要有銭、99%的人争先恐後地要擠上富裕層的列車。忙着掙銭的他們没有時間去思考一個歴史的必然、那這是「無止尽的慾望、其終点就是死亡」。

 現在就已被中国摧残得不成様子的地球、如99%的中国人也擠入富裕層的話、会変成什麼面目呢?

 第2節 到処是幅射汚染的中国

 ●従311日本大震災看中国人的本性

 311日本大震災時、日本人冷静沈着、有秩序又能互譲互助的行為譲全世界驚歎。而同時、因着此震災中国人的本性也顕露出来。

 在震災発生之後、中国的網路上充斥「快哉!」「慶祝日本沈没」「派遣解放軍佔領日本」等言論。這些言論雖馬上被中国政府当局削除、但這些「真心話」却也譲全世界見識了中国人「幸災楽禍」的民族性。

 然而従日本震災可以看到的不只是中国人令人厭悪的「幸災楽禍」本性、也可見識到中国人「貪生怕死」的生死観。
 
中国人是全世界最骯髒的民族、再怎麼髒的環境中国人都不在乎。愛乾浄的日本人只要看了中国的廁所、大概連一秒鐘都受不了。而要在骯髒的中国生存下去、神経就必須大條一点。
 
然而、這些應該是神経很大條的中国人、在震災之後却争先恐後地逃離日本。由於人数過多、還必須由中国政府派専機来載運回国。其中甚至還有在日本非法居留達十年以上的偸渡客。

 為什麼要如此恐慌地逃離日本?中国人到底在怕什麼?他們怕的就是福島核能発電廠的幅射線汚染。

 在東京大学附近、有家中国人経営的中華料理店、震災発生後停止営業了両個月。因為所雇用的中国人通通逃回中国去了。相対地附近的一家日本的蕎麦屋、震災後也是如平常一般地営業。

 震災発生後、美国大使館也将部份居住於接近福島的美国僑民撤離、但不像中国人那麼歇斯底里。為什麼中国人会比対幅射線敏感的日本人更怕幅射線?中国人不是在全世界最骯髒的環境之下鍛錬得百毒不侵了嗎?

 従這裏、可以看出中国人的特質。那就是対死亡存在着極端的恐怖心。毎一個人都怕死、但毎個人都有「人終将一死」的常識。但対中国人而言、那是個「可以適用於他人、不可適用於自己」的常識。有一天輪到自己時、中国人会有強烈的抗拒反応。再怎麼髒的飲水與食物都可以下口的中国人、対於看不到摸不到但却可能致死的幅射線、反応就很不一様了。 

這種歇斯底里的反応不限於在日本的中国人、連遠在数千公里以外的中国也一様狂乱。中国人聴説碘可以予防幅射線致癌、全国的含碘食塩就被一掃而空、中国各地搶奪食塩的激烈場面彷彿是一場戦争。

●被核爆汚染的絲路
 
諷刺的是其実中国的幅射線汚染是全世界最厳重的地区、只是中国人自己不知道而已。

中国的幅射線汚染有四種、分別是核子試爆的汚染、核能廃棄物的汚染、鈾鉱引起的汚染、核能事故引起的汚染等。

 中国従1964年到1996年、在維吾爾人居住的地区進行了共計達46次地上、地下與空中的核子試爆。

 札幌医科大学教授高田純、対維吾爾人居住区核子試爆所引起的幅射線汚染做了多年的調査。他指出、由於核子試爆使得周辺居民有19万人急性死亡、幅射線汚染的面積広達東京都面積的136倍、而且129万人受到幅射線汚染的厳重影響。中国共産党内部的機密情報更顕示有「75万人因幅射線汚染而死亡」。

 中国政府一直到現在仍継続隠蔽這個事実、但在1998年、英国的第四頻道所製作的記録片「死在絲路」(Death on the Silk Road)」中報導了受幅射線汚染維吾爾居民苦難的事実。「死在絲路」在世界83個国家播放、隔年也獲得了著名的「Rory Peck 奨」。這個奨以表彰冒着生命危険撮影有価値的記録影片著名、「死在絲路」可謂是受之無愧。

 影片中的維吾爾人呼吸着受幅射線汚染的空気、喝着受幅射線汚染的水、罹患癌症、生産下畸形児、一生受幅射線汚染折磨。

 有的村落、生下来的新生児有八成有一般称為「兔唇」的「先天性口唇口蓋裂」。有的村落、生下来的小孩子多数因為先天性大脳発育不全、不会走路也不会説話。而僅管如此、維吾爾人也只能継続在幅射線汚染的土地上種作糧食、以求最卑微的生存。

 只要是有一点点人性的人、看這部影片是無法不掉涙的。而這個幅射線汚染仍是現在進行式、中国癌似乎不将維吾爾人滅絶、不肯罷休。光看這個影片也可以知道中国有多残忍、多麼没有人性。影片也公開在youtube上、期待大家点閲。

 而可悲的是、日本的NHK製作了一系列的特別節目「絲路」来美化此地区、這等於替中国隠藏核子試爆引起的幅射線汚染事件、也是滅絶維吾爾民族的幇凶。台湾対NHK的評価相当高、但NHK早已淪落為中国的洗脳工具、其道貌岸然的外表之下隠藏的是美化共産主義的左派思想。
在筆者眼中看来NHK可説是現代日本偽善的代表性媒体。

不可思議的是全世界放映「死的絲路」的83国之中、並不包括日本在内。這個大声標榜人権與自由民主的日本、怎麼碰到中国就転彎了?不過、台湾人也没有立場取笑日本、台湾與日本一様地偽善、台湾在支援人権方面也好不到那裏去。

 ●西藏也正在受幅射線汚染所折磨

 不只是維吾爾人的居住地区、藏人居住地区也受幅射線汚染。
 
中国於1960年代、在青海省海北西藏自治州内建造了核子武器工廠、現在也仍在運作、這個工廠所排放出来的放射性廃棄物就直接流到青海湖。
 
根拠1992年9月14日在印度挙行的「世界鈾鉱聴証会」的発表、核子武器工廠建設之後、此地区因為原因不明而死亡的人與動物的数字都不断地増加、而青海湖也不再有魚類存在。

 中国大概也知道隠瞞不了、而在1995年7月19日新華社新聞報導上承認海北藏族自治州的青海湖岸有「放射性汚染物質用的垃圾場」、対外公開了放射性廃棄物的存在。

 折磨藏人的不只是核子武器工廠的放射性廃棄物而已、鈾鉱鉱山所流下来的有毒廃水也譲他們受難。

 鈾鉱鉱山存在於西藏的複数地区、甘粛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区州的鈾鉱鉱山規模最大。這個鉱山所流出的有毒廃水排放到此地居民飲用水的水源及其河川、附近地区的居民因為幅射線汚染而受害的報告也相当多。

 而且、這些放射線廃水的汚染不止於鈾鉱鉱山周囲地帯而已。西藏本身是南亜、東南亜大部份地区的水源地。中国在源流排放含放射線的廃棄物、対下游的各国会造成什麼影響、相信不是専家也可以判断。而対此影響数億人生存的大事、中国政府毫不関心。

 ●2030年為止、新建102座核子反応炉

 中国原来就不把維吾爾人與藏人当人看、所以才能持続実行対這些民族的滅絶政策。中国的做法可説是計画性的民族粛清政策、在国際法上是明顕的犯罪行為。

 然而、這些悪事的報應已開始在中国発生。那就是核能電廠的汚染。

 中国伴随着経済成長、能源消費也日々拡大。而目前仍是主力的火力発電対環境的汚染已達令人無法忍受的地歩了。対中国而言、只有加重核能発電的比重来應付電力需求的問題。

 現在中国的発電量約四億kW。其分布是、火力発電77%、水力発電16%、核能発電2%、風力発電1%。中国為了減少煤炭燃焼所造成的汚染並増加電力供給、予定在2030年之前建造102座核能反応子炉。

 中国的核能発電起歩相当晩、比日本晩了30年以上、在1990年代才開始。而且中国的核能反応炉没有一貫性、有中国自己所研発的、也有法国製、俄国製、加拿大製的。由於種類太多、不管是在燃料的規格上、零件的管理上、機器的維修上、技術人員的訓練上、安全規則上、都因煩雑而産生許多困難。這些都是中国的核能発電譲人無法安心的地方。

 中国当局到2020年為止的核電増設計画只採用一部份安全性較高的AP1000反応炉、其他的大部份採用安全性低的旧式的CPR1000反応炉。広東省的大亜湾核能電廠也是旧式的原子炉、在2005年以後就已発生過三次以上的核能事故。
 
中国核電最大的問題是、中国人到底能不能認真地維修自己的核電運転。提起中国、就会譲人連想到「粗製濫造」這四個字。但是我們只要看看中国的伝統工芸品的精巧或模倣其他名牌産品的偽造品幾可乱真的程度、我們就可以知道、其実中国人是手芸霊巧的民族。真有心要製造出好的産品、不見得不可能。問題出在維持與管理。也就是説、中国人会製造東西、但対於維持與管理漫不経心。

 投入公共建設有許多肥水、所以不管是政府或廠商都很熱心。而且其規模愈大、肥水也愈多、所以中国的建設都是愈做愈大。核能電廠也是一様、其規模又大、数量又多、肥水也当然也是水漲船高、是中国人的最愛。然而完成以後的只有維修管理、肥水與建造時完全不成比例。中国人対此就興趣缺缺。
没有好処、就没有熱度。這就是中国人。

 一個欠缺維持管理能力的民族、他們的核能電廠可有什麼安全可言?核能事故的発生可以説是中国無法避免的宿命。2008年8月28日、江蘇省連雲港市的田湾核電因為爆炸而発生火災。此事故在経過半月之後的9月18日才由香港的新聞掲発。中国的報紙在香港報導之後的翌日才発出新聞稿、承認有「軽微的火災」、完全没有提到有爆炸的事実。

 只離香港50公里的広東省大亜湾核電、光是在2010年5月以後就有三件放射能洩漏的事故、而且這些事故都是在媒体已経報導以後才公開的。

 中国的核電建設、因為人材不足及巨額的賄賂而無法避免偸工減料、当然中国的核電事故発生的可能性也必然比先進国家来的高。而很奇怪的是、到目前為止、中国的核電事故的報告出乎予料地少。為什麼?那就是中国人厲害的地方。他們的説謊與掩蓋事実的能力是世界一流的。

 ●比核子武器更可怕的中国核能電廠

 中国的核能電廠比他們的核子武器還要可怕。因為保有核子武器的国家、都非常厳密地管理他們的核子武器。而且対使用核子武器都有相当厳格的程序、在下決定之前要過好幾関。

 然而核電事故是因為人的疎忽而産生、而且在任何時間、任何一個核電廠都有可能発生。我們只要想想中国人的民族性、就可以想像核電事故的発生是必然的宿命、而且発生後的幅射線汚染範囲也将難以估計。

 趕工建造的中国核電、多数位於沿海地区。這與地広人稀的維吾爾人與藏人的居住地区完全不一様。沿海地区人口密集、有数億的人生活在這裏。一旦発生了核電事故、後果難以想像。

 而中国的核電事故也必然影響到日本。中国要新建核能電廠的沿海地区、在風向上是居日本的上風、在海流上則居日本的上游。只要這些地方的核電発生事故、放射能汚染就像黄砂一様乗着偏西風運到日本。而日本的水也会遭受汚染。

当然、這対中国而言反而又是個要脅日本的好材料。自己的人民都不顧了、管你什麼日本人。這就是中国。

 第3節 地獄之中、找不到天堂

 ●有銭又有権的中国富裕層
 
在2012年9月釣魚台紛争変得激烈之後、来日本的中国観光客也減少許多。在那以前、到処都可以看到来日本購物旅行的中国人、他們在日本最高級的購物区銀座花銭如流水。一般的日本人一生中可能都買不到一次的高級手錶或宝石、中国人像在地攤搶便宜貨一様地一掃而空。那時、在銀座街頭常常可以看到一群群的中国人抱着如山的高級貨挙歩艱難地走向停在一傍的大型観光巴士、譲人担心他們会不会被沈重的珠宝與手錶給圧死。這些中国人可説是沈滞了二十幾年的日本経済的救世主。

 他們不是偶而出来国外才大方地花銭的、這些人在中国一様過着奢華的生活。北京的商業街、道路両側停的都是法拉利、労斯来斯、奥斯頓馬丁等一台上千万的超高級車。

 中国富裕層収入不比先進国家的富裕層遜色、如果講奢華的話則中国人遠遠超過先進国家的大富豪們。而中国的国民所得不過是四千美元、僅日本的十分之一而已、由此更可以看出中国的富裕層與一般百姓的差距有多大。在中国一般百姓眼中、這些中国富豪等於是生活在天堂一様。

西方国家的富豪多半是一方面過着高雅的生活、另一方面也熱心於慈善事業、這也是一種有銭人的格調。西方国家、貧困救済不只是依頼国家的福祉措施、民間也熱心於慈善工作、対貧者伸出援手救済的組織也相当多。所以即或有相当的貧富差距離、互通有無的制度也長久以来都存在。

 反観中国、雖已変身為実質上的資本主義国家、却還死抱着共産主義的招牌。「共産」意味着財産共有、大家都一様、当然也就没有什麼救済或被救済的。這個口実譲中国的富裕層可以放開手来剥奪貧者僅存的微薄家産、理所当然地独佔了所有的財富。這種社会、存在着只有掠奪者與被掠奪者、是個不折不扣的叢林法則社会。

 中国與其他資本主義国家比起来、政府所擁有的権限相当大、介入企業也相当深。所以在中国、要求得事業順利経営不與官員勾結是不可能的。在這種結構之下、事業的成功者全部都必然與権力有直接的関係。甚至可以更直接地点出、富裕層全部都握有相当的権力在手。

 也就是因為這様的構造、譲一小部份的人愈来愈富裕、這些富裕層当然也会死守住目前対他們有利的制度。

 有許多日本與西方国家的政治学者説中国人在有銭以後、就会要求政治民主化。這実在是非常天真的夢想。対中国的富裕層而言、可以用金銭購買権力、又可以用権力来獲取金銭的現行所謂「社会主義市場経済」制度、可以説是再理想不過了。這些少数的有銭人在此掠奪型的経済政策之下、以十幾億百姓的犠牲、為自己創造了数十代也用不完的財富、他們怎麼会去改変這個為他們帯来権勢的制度呢?

 ●富豪的恐懼感

 対要什麼有什麼的中国富豪而言、中国可以説是他們的天堂。然而、歴史告訴我們、財富與権力的集中也同時意味着「危機的集中」。再有権勢的一族也必然有衰退的一天、這是歴史不変的法則。

 当然中国的権力者與富豪們、其権力與財富愈増加、他們的恐懼感也成比例地加深。他們的恐懼感来自両個方面、一個是失去権力與財富的恐懼、一個是因為被嫉妬而遭受攻撃的恐懼。因此、中国的富豪們没有例外地把自宅建造得像要塞一様、把自己関在高牆之内、出們時則要好幾個保彪相随才能安心。

 以日本人的常識而言、把巨額放在自己的家裏是一件相当危険的事情。但中国富豪們、身辺幾乎都放着巨額的現金。一個原因是怕万一有什麼差錯時銭会被銀行没収、另一個原因是必須馬上逃走時需要有現金。中国人喜歓黄金也是基於同様的心理。由此可見、中国人富豪的恐懼感是超乎日本人想像的。

2012年6月29日的美国彭博新聞在報導指出、習近平的自宅放有3.4億美金的現鈔、難以想像那麼多的鈔票要怎麼放?是藏在衣櫃?香炉?或是水池裏?
 然而、有件事倒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没有這麼多的現金習近平就無法安心。而且藏的不是人民幣、而是全世界都通用的美金、也譲人覚得其中另有玄機。是不是随時準備逃亡?有了美金逃到世界什麼地方都活得下去。従這裏、可以看到在中国就算当到国家領導者、都無法安心生活下去、必須随時準備脚底摸油。

 而另一方面、中国還存在着2.4億人的貧困層、他們的収入毎天只有二美金以下。而其中下一餐在那裏都不知道、随時都可能餓死的極貧層則有千万以上。這就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現代中国的社会景像。

 我們可以想想看、這些踏在別人屍体上成功的中国富豪們、要如何安心地享受他們成功的果実呢?

 ●数万人上天堂、数万人下地獄

 在中国、為了有銭就必須與権力勾結。而成為了有銭人、與権力的勾結就愈来愈深。然而、全世界任何国家都一様、権力伴随着闘争、與自己勾結在一起的権力者並不保証一直是贏家。有一天権力者落馬時、富豪們也跟着倒楣、甚至可能喪失身家性命。

 従薄煕来事件、我們就可以看到中国的権力闘争有多麼惨烈。住在如宮殿一般的豪宅、行政、警察、司法控制在他一人的手中而且連軍隊都能調動的薄煕来、任誰看来都是一個名符其実的権力者。開法律事務所的妻子谷開来、則専門接與行政有関係的案件賺銭如賺水。児子的薄瓜瓜則在哈佛大学玩得天翻地覆、不知今夕是何夕。

 如此一般的権貴、一旦闘争失敗了也馬上成為罪犯。他一個人権力闘争失敗、影響到與他勾結的所有企業家與有銭人。這些人到底有多少?至少與薄煕来在重慶為了没収其財産而闘倒的企業家相同的数目、甚至更多。如此算来、至少也有数千人、如再加上其家族或相関人物的話、可能高達数万人。

従此可以看到、薄煕来一個人在権力闘争中的輸贏、可以譲数万人上天堂、也可以譲数万人下地獄。

 在中国的専制独裁制度之下、因為権力集中的確辦事也比較有効率、経常是権力者的一句話就拍板定案、速戦速決。日本的企業家們看到中国権力者的這種決断力及効率、没有例外地都会佩服得五体投地、馬上拝服在其脚下。日本企業家対中国行政効率讃歎的心理不難理解、人在権力之前総是顕得卑屈。尤其是中国権力者所擁有的不只是行政権、連決定生殺大権的司法権都一手在握。一個普通的人在此権力者之前、只有像隻小猫一様。

 然而、薄煕来事件却教了我們一個不変的真理。権力者是爬得愈高、摔下来的危険性也愈高、受的傷也愈厳重。西方国家為了牽制這種過度的権力拡充、才会発展出民主主義制度。民主主義雖然効率不佳、但却能在必要時以司法與立法機関来制衡過度的権力拡張。

●中国日益厳重的「仇富現象」

 窮人嫉妬富人是世界共通的普遍現象、而中国的「仇富現象」却不只是単純的嫉妬心而已。

 中国以「先富論」的政策発展経済、譲一部份的人先富起来。而此「先富論」却是有銭人奪取貧困者的「掠奪式経済」。企業不只以低薪来搾取労働者、還掠奪農民及貧窮人家的土地、以用来開発新的事業用地。這中間、所発生的巨大利益則由地方官僚及企業家来分。

 不管是直接或間接、中国的富裕層都是従貧困層掠奪財産而富有的。有銭人的財富是由與権力者勾結来掠奪窮人所産生的、当然他們会被一般人所敵視。

 而且、這些有銭人不只是一時的掠奪而已、他們在富裕之後仍不断地以炒地皮、来拉高不動産的価額、同時帯動了物価的上昇、而従這裏又拡大其利益。相対地、低所得者的可処分所得減少是通貨膨漲的最終受害者。

 窮人対富人的怨恨有多深、従富裕層及其家族的綁架事件之多就可知道。中国富裕層一身名牌、穿金帯銀地向人炫耀財富、一方面却又胆戦心驚地深怕成為犯罪的目標、這就是中国有銭人的現実。

 中国富豪們的財富愈増加、窮人的生活也愈痛苦。貧富差距愈拡大、富豪們的恐懼感也更加深。対他們而言、中国是個賺銭的地方、但非安住之地。

 富豪們的不安不只是貧富差距而已。更可怕的是構造性的不安。

原本這些富豪們是與権力勾結而賺銭的、因此也不可能與権力者切断関係。而這些貪慾的権力者就像黒道一様、三不五時就要求東要求西、金銭與酒色的要求更是無窮無尽。富豪們如拒絶了這些要求、就很容易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定罪。

 比如説、浙江省出身的女性企業家呉英因為違法集聚資金而被判決死刑、財産也全部被没収。只是違法集聚資金的犯罪、為何会被判死刑呢?理由很簡単、那就是曾與呉英勾結的官員們要将她「滅口」。同様的手法、薄煕来也用来処死了許多的企業家、並没収其財産據為己有。

 中国的富豪們、因與権力勾結而聚財、也因為権力而喪命。這就是譲他們戦々兢兢的「構造性不安」。這種地方不是天堂、而是充満恐懼與不安的地獄。

 面対中国的興起、有各種不同的看法。有人説中国是世界経済的救世主、有人説中国不正常的結構、内藏着許多不可予測的危険要素。但是、只要看在中国被当成是成功者的富豪們的恐懼感、至少我們可以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地獄之中不可能有天堂存在的。

 第4節 争先逃往海外的中国高官

 ●愈是成功的中国人、愈想逃離中国

 地球村的現在、因為各種理由移民海外的人増加了許多。然而在語言與生活習慣都不一様的異郷生活、並不是一件簡単的事。異国生活在習慣之前、有很多辛苦之処。在異郷生活幾十年也克服不了的障碍多有所在。在異文化中生活、就是這麼一回事。

 所以一般来講、在自己国家事業有成的人、如没有相当特別的理由、不会遠離故郷到異国永住。放棄自己成功的事業基礎、在異国従零開始不是一個合理的想法。但中国人却是事業愈成功、愈想移民海外。安土重遷的日本人実在無法理解這種心理。

 中国社会成功的標準是「名利双収」。不同時擁有財富與名声、在中国人的社会中算不上成功。所以中国的成功者可以説是当官或是有大官当靠山、黒白両道通吃的大財主。

 特別是高官、他們被認為是擁有学問而又集名声、権力、財富於一身、在中国算是最成功的典型。『論語』説「学而優則仕」、把学問当成是升官発財登竜門的手段。従這句話也可看出中国人的現実面。

如『論語』所言正確、那麼中国的高官應該都很有学問。然而一般百姓之間存在着「官大学問大」這句話、這用来反諷高官們其実不過是以自己的権力来嚇人。比起虚偽的『論語』、老百姓間流伝的話真実得多了。

 且不論学問如何、中国人一旦当了官、満脳子只想如何「升官発財」。擁有権力是蓄積財富最好的手段、也是邁向「名利双収」的最短距離、這就是中国的成功模式。

 以一般老百姓来看、中国的高官等於是生活在天堂裏面一様。如孔子所言「刑不上大夫」、中国的法律碰到高官就会転彎、法律根本就不適用於権力者。所以中国的高官既可以作威作福又可以捜刮財富、也没有人敢対他們講半句話。
 
而実際上、中国従中央政府到地方村落的官員、都不只収紅包、甚至連販売人口與走私毒品的勾当都敢幹。只要他們的権力安穏、也没有人敢掲発。対於中国的高官們而言、這様的地方不是天堂是什麼呢?

 ●「名利双収」的中国高官却往海外逃亡

 但是、中国的高官們却寧可抛棄他們的天堂、大挙往海外逃亡。九〇年代以後、光是公開的資料中就顕示、逃亡到海外的政府高官達両万人以上。他們偸偸運到海外的金銭近一兆人民幣。前温州市副市長楊秀珠一個人就汚了両千億以上的人民幣逃亡到海外去。

 面対這些事実、中国共産党在2010年1月召集了中央規律委員会監察部、公安部、司法部、外交部開了一個名為「防止貪汚公務員海外逃亡」的会議、以討論如何防止高官們的海外逃亡。

世界之大、也没聴説過有像中国這種「防止高官逃亡到海外」的組織。有這種組織等於是在向全世界宣伝自己的官員有多麼腐敗、可是中国似乎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高官的逃亡手法非常共通。非法蓄財→送子女到海外留学→転移資産到海外→家族移民海外→本人逃亡到海外→以居住国的法律為後盾拒絶回国、等等之歩驟進行。

 高官子女們的留学、可以説是逃亡海外前一個階段也算是買保険。在胡錦濤政権時、中国最高権力中心的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九人之中、有孩子或孫子在美国留学的至少就有五名常務委員、其中包括習近平的女児也在哈佛大学留学。

 対一般的国家而言、這是個不可等閑視之的問題。因為這等於是将国家領導者的孩子或孫子送到他国去当人質一様。可是対中国的領導者而言、確保逃亡的管道比国家的将来重要的多了。

 還有一個到2012年3月為止的統計資料顕示、中国共産党最高指導機関「中国共産党中央委員会」第17期委員204人中的187人(佔92%)之直系親族擁有欧美国家的国籍。此外中央委員的候補委員167人中的142人(佔85%)、中央紀律検査委員会委員127人中的113人(佔89%)都有家属移民到国外去。

 依美国政府的統計、中国的省級與部長級幹部的子女有75%擁有美国永久居留権或擁有美国国籍。而如果是孫子那一代的話、則有91%擁有美国国籍。

 従以上的事実我們就可以知道、中国的領導者們是多麼希望逃出自己的国家。

●中央銀行的「洗銭必読手冊」

 中国高官所拿到国外的資金不只是所収的賄賂而已、還包括了従銀行借来的資金、国家建設計画的資金及其他所侵佔的公款。

 他們利用地下銀行或透過海外特定人物送銭、或利用避税天堂的英属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所開設的空頭公司洗銭。而奇妙的是、中国中央銀行有個名為「腐敗份子海外資産転移手法」的網站、詳細地介紹高官們洗銭的手法。大家不難想像、中国的高官們毎天従這個網站上認真地学習如何洗銭。

 高官們的逃亡国有美国、加拿大、澳洲、東南亜等等。地位低官員往東南亜逃、地位高的高官往美国、加拿大、澳洲、欧州等先進国家逃亡。

 為何連逃亡国都分等級呢?因為地位高的人当然貪汚所得也愈多、在生活水準高、消費也高的先進国家也可以過得很舒服。而且、貪汚所得多的貪官被判死刑的可能性也高、在司法独立的先進国家、比較可能以人権為由而避免被強制遣返。他們可以悠然自適地在美国等先進国家安享餘生。而貪汚所得比較少的貪官們、只好在生活費比較便宜的東南亜待下去了。

 ●為什麼高官們要逃到海外?

 為什麼在中国被視為最出人頭地、最成功的高官們要逃離自己的祖国呢?其最大的理由就是、中国不是法治国家而是人治国家。
 
日本人居住在世界有数的法治国家、所以很難想像中国的情景。在法治国家即或是権力闘争失敗、也不会因此而入獄。而在人治国家的中国、権力闘争失敗、不是没命就是被打入牢房。

 原本中国的法律只是用来向老百姓搾取銭財或権力闘争的道具而已。而一旦権力闘争失敗了、一族郎党都可能被関到牢房裏、這就是中国特有「誅九族」的報復文化。
 
而権力闘争的贏家又如何呢?当然官位爬得愈高其権力也愈大、但這意味着被他打倒的敵人也愈多。由此観点来看、愈是居高位也愈危険。只要看看林彪與劉少奇悲惨的末路就可以想像得出来。
 
2012年3月被闘下来的薄煕来也是個典型的例子。薄煕来事件的経緯、彷彿是電影情節一般、但事実上在中国這種激烈的権力闘争絶対不是一件稀奇的事。要坐上高官的位子、神経不大條也不行。他們必須随時抹殺掉有可能擋到他們的路的潜在敵人、也等於毎天都在製造新的敵人、而当然被報復的危機也毎日加深。所以、中国的高官在坐上権力宝座的那一天、就必須開始準備逃亡海外了。

 ●不願住在満地是毒的中国

在中国、所有的食物都有毒、所有的飲水都受汚染。大都市則連乾浄的空気都不可得。這些事実不需要専家的調査、一般老百姓就很清楚。如前所述、中国有高官専用的農場、高官専用的大型空気濾浄器甚至連飲水都必須従国外輸入進来。

 但是這様的防衛手段是有其限度的。中国的高官們比誰都清楚、中国的環境悪化日益厳重已到無可救薬的程度。不管是土壌汚染也好、水質汚染及空気汚染也好、都已到無法控制的地歩。而除此之外、終有一天会拡散到全国的核能汚染則更恐怖。

 由以上的事例可見、高官們逃離中国主要的理由有二、一個是面対権力闘争失敗的恐懼心、一個是対有毒環境及将要来臨的全面性核能汚染恐懼心所致。前者属高官特有的恐懼、後者則所有的中国人都一様地害怕。所以中国人不管是高官或者是老百姓都想逃離中国。老百姓們之所以没有逃離、只不過是因為没有銭也没有管道可逃而已。

 対一般中国人而言、除了対環境汚染與核汚染的恐懼之外、多発的凶悪犯罪、畸形的教育制度等々中国人想逃離中国的理由不勝枚挙。中国自己的統計調査顕示、有六成的富裕層想移民海外。這個数字顕然太低、中国人如敢説真心話、應該是全部的中国人都想逃離中国。

 如果日本無條件発給中国人日本国籍、相信多数的中国人会争着要当日本人。不信的話、請看看日本法務省民事局的統計資料。

 最近十年間、帰化為日本国民最多的是朝鮮半島出身者、其次就是中国人。以2011年為例、総共有1万358人帰化日本籍、朝鮮半島出身者有5656人(54.6%)、其次的中国有3259人(31.5%)。

這個資料看起来中国似乎佔第二位、但其実是第一位。因為帰化日本籍的朝鮮半島出身者多数是生長在日本的二世或三世、日本是他們的故郷、取得日本国籍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中国人却不一様、日本並不是他們的故郷、取得日本国籍、只是為了逃離中国。他們的反日情緒、在個人的利害関係之下也算不了什麼。

BACK TO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