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ety for the Dissemination of Historical Fact

This Article

THE CHINA CANCER: A Taiwanese Physician’s Remedy (Namiki Shobo) Chinese version No.2

By Lin Jianliang,

第一章 名為「中国」的癌細胞
 
第1節 為什麼中国是癌?

●Apoptosis・「犠牲自我、成全他人」的自然現象

細胞存在着所謂「apoptosis」的自然現象、這指的是「細胞的自殺」。蝌蚪在蛻変成青蛙時、尾巴会消失而長出四肢、這過程就存在着細胞的自殺。尾巴在尽了其任務之後、以自我犠牲的精神而自滅。

 人従一個細胞開始分化、形成肺、胃等等的細胞。比如説、毎一個人最初都同時具備着男性與女性的生殖器原型、女性的話、其男性生殖器部分的細胞会自己死滅。男性生殖細胞犠牲了自己生命、将其位置譲給女性細胞。肺臓形成時、也是其他細胞将場所譲給肺細胞的。這就是細胞的自死現象・Apoptosis。如同這様、人従一個細胞開始衍生出各種細胞的過程中、完成使命之後的細胞就譲路給後進的細胞、這種自我犠牲来成全他人的精神、維持着個体的均衡與和諧。

得到諾貝爾医学・生理学奨的京都大学教授山中伸弥所開発的iPS細胞(人工多発性幹細胞)将皮膚細胞初期化、譲皮膚細胞再度擁有分化為各種細胞的能力。由山中教授的得奨、也譲更多人理解生命是従一個細胞、経過各種不同的過程與協調後衍生為各種不同細胞、然後成長為一個成熟的個体的。

已成長的個体、各個不同組織器官中的細胞也有輪替、同時也有着反復的新生與死亡之新陳代謝。比如皮膚細胞以28日周期代謝、紅血球的寿命約120日、胃的粘膜細胞約3日就更新、角膜細胞則毎週更新。

 也就是説、為了産生更好的個体或孕育新的生命、老舊的細胞会自己死去。孩子成長為大人、双親就会老邁而離開世間。包含人類在内的所有的生命都在這様的自然法則中循環生息。自己的使命完成、就譲路給新的生命也譲出所有的資源。

 ●自私自利的癌細胞
 
如果此生死循環的自然法則不被遵守、那麼生態全体就会混乱甚至会面臨滅絶的危機。而世界上却存在着不遵守此自然法則的細胞、那就是癌細胞。

 癌細胞與正常細胞最大的不同、就是癌細胞不僅非常自私自利而且会無限増殖。癌細胞的悪性度愈高則愈不均一、因而呈現出馬賽克(mosaic)状的不均質現象。為何如此?因為癌細胞為了自己的生存甚至会呑食其他的細胞産生共食現象、強者将弱者完全呑食、因而産生不均質的馬賽克(mosaic)状的現象。

但是癌細胞却無法単独生存、而必須依頼其他細胞所得来的養分生存。癌細胞靠奪取営養而増長、然而被癌細胞侵蝕的個体却会因此而面臨死亡的危機。当被癌細胞侵犯的個体死亡時、癌細胞当然也不可能生存下去。

 ●為何中国是癌細胞?

 当今的中国看来與癌細胞完全没有両様、任何特徴都與癌細胞所具備的特色相同。正常的細胞存在着apoptosis的自我犠牲精神、新的生命才能孕育也才能正常成長。但是癌細胞完全不存在此犠牲精神、而且完全以自我為中心。以胃的癌細胞為例、胃癌細胞会強行進入肝臓、倒客為主地叫囂「老子是胃、你不服気嗎?肝細胞滾一辺去」肝臓只有黙黙承受。這就是胃癌的肝臓転移。 
 
癌細胞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特質、「只要我喜歓有什麼不可以」「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的鴨覇性格、和中国的作風完全相同。
 
不少日本人誤以為中国人有着「大国的気度」與「寛大的胸襟」、其実中国人最顕著的性格就是以自我為中心。與中国人有愈深的接触愈知道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別人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的盗賊行事作風。
 
最具象徴性的就是中国対台湾的態度。国共内戦後、台湾人寛大地接納了被共産党打敗而逃来台湾的中国人150万人。而中国人来了台湾以後却厚顔無恥地宣称「這個島嶼本来就是我們的」、大拉拉地君臨在600万的台湾人頭上。中国人不只奪取了日本政府及民間所留下来的各種産業、也強奪了台湾人的資産、甚至強姦了無数的台湾女性。而今日、在対岸的中国共産党也大言不慚地宣称台湾属於中国、並準備以武力奪取。這個国家不是強盗是什麼?所謂「中華民族」不過是一群盗賊所組成的集合体罷了。
 
由於中国人是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種、当然其社会也呈無秩序的混乱状態。不僅如此、中国還把此混乱現象向世界輸出、造成全球性的問題。

在此可由「易子而食」的例子、来看中国文化與世界其他文化有什麼不一様的地方。
不管是什麼人、処於再怎麼極限状態之下也不会有吃掉自己孩子的想法、因為正常的生命都有将子孫伝留後世的生物本能。然而中国人却不一様、中国的歴史上経歴了数百次深刻的飢荒、那時中国人所採取的行動是「吃人行為」。其中最常見的則是「易子而食」的現象、把自己孩子與別人的孩子交換吃。

従這種吃人行為的中国独特歴史現象、就可以知道中国人不存在犠牲自我、成全他人的精神。中国人完全逸脱了正常的生命法則。

 ●持続増殖的中国癌細胞
 
此外中国的人口増加也非常類似癌細胞的無限増殖現象。中国現在的人口公称有13億5000万人、但這不包含不在統計之内没有戸籍的所謂「黒戸」、所以実際上可能必須再加上1億至2億人左右。中国雖採取「一胎化政策」、但人口仍継続増加。如中国廃止「一胎化政策」、那就完全與癌細胞一様無限増殖了
 
為了這些無止境増殖的癌細胞的需要、中国也対外展開了資源的争奪戦。根拠美国能源情報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統計、2010年度中国的能源消費佔世界的46%。而且中国仍要維持毎年8%以上的経済成長、如此下去、世界的大部份的能源都会被中国所消費掉。

光看這一件事就可知道、中国所謂的「和諧世界」不過是削弱世界各国警戒心的詐術而已。由於中国之故、地球早已超過忍耐的限度了。

 ●中国癌的馬賽克現象
 
中国国内状況與癌細胞的馬賽克現象一模一様。貧富差距、不断増加的犯罪、環境汚染等大吃小的現象都與癌細胞的馬賽克現象完全類同。朱鎔基於首相在任中曾公開指出「中国1%的人独佔了50%的財富」、而根拠数年後的統計実際上是「0.5%的人独佔了80%的財富」。貧富差距拡大的速度由此可見。
 
目前中国有2億4千万人、毎日生活所得在美金両元以下、而其中有一億数千万人的毎日生活所得則是美金一元以下。由此可見、中国的GDP雖快速成長但貧富差距却也更加拉大。這也正是癌細胞欠缺均一性的馬賽克現象。

 中国的癌細胞也会「転移」到各地。毎年、有数百万的中国人散布到世界各地、破壊了各地原有的善良風俗習慣及秩序、這種転移到別処的破壊現象完全與癌細胞没有両様。問題是国際社会対中國的看法両極化、而且還没有形成「中国是癌細胞的共識」、這就是世界的危機。

 ●中国癌会侵食整個地球

 如把世界各地的「中国問題専家」当成是医師的話、那我可以保証十人中有九人会把「中国癌」診断成正常的細胞。這九個医師会説「這細胞雖然成長快速、但這不過是好像正在長大的少年、我們應該給他更多的営養(資本與技術)」。或説「現在雖然不聴話、這不過是身体和心智的成長還没有協調而已、等他智慧成熟就会変成謙謙有礼的紳士」等等。
 
而其中只有一個医師可能会説「這不就是癌細胞嗎?這種行動非常怪異、再怎麼等也不可能変為正常」。
 
問題是即使有一個医師這麼診断、但絶大多数的医師都不這麼認為。因此雖然世界上有不少中国専家正在診察中国、但他們只採取観察的態度。癌症已経発生了、却還没有人想到應該開始治療、而当然也就没有人想出任何治療方法出来。

 尤其日本対中国有着「有一天中国会変成負責任的大国」等不切実際的幻想、因為日本還没有任何人認為中国是癌細胞、当然日本就無法看清楚中国癌終将危害人類全体。
 
放着癌症不医的話会有什麼後果?不是医師也可以想像得到。相信很少人会説放着癌症不医治是最好的選択。

 在医学的世界、正確的診断是最重要的。有正確的診断才有正確的方法来治療、病人也才能保住一條命。中国問題也是一様、我們只有正視中国是侵食地球的癌細胞之事実、才能確立中国問題的治療法。

 第2節 被癌細胞汚染的空気

 ●灰朦朦的北京天空
 
人要生存欠缺不了空気、要健康、当然要呼吸新鮮乾浄的空気。而為了自己也為了他人、一般人会儘量避免把空気弄髒。可是中国癌才不管這些、空気再怎麼髒也不関我事。
 
癌細胞的成長與増殖的速度非常快、因此其排泄物也相当多、当然癌細胞対其生存環境的汚染也非常厳重。癌細胞是極為貪心的存在、為了自己不惜破壊周辺的環境、它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没有吃光絶不終止。最終癌細胞会把所有的環境都破壊掉、而自己也避不開死亡之途。這就是癌細胞的宿命。
 
当我們検視中国的環境問題時、我們可以看到中国與癌細胞完全一様的現象。為何如此?因為中国環境汚染問題的根源與癌細胞完全相同、一個是徹底的拝金主義、另一個是冷酷的利己主義。
 
所以這個国家愈壮大、経済愈発展、其慾望就更大、行事作風就更為所欲為、対周辺環境的破壊也更加劇。而這也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中国。

 我們先来検証一下中国的空気汚染看看。

 不管什麼国家、首都就是国家的門面、因此所有的国家対其首都的環境都特別用心、当然中国也不会是例外。只是不管中国再怎麼給北京擦脂抹粉、北京就是不乾浄。
 
我們経常在電視新聞中看到北京街頭的画面、而不管什麼時候、北京街頭都灰朦朦像有層煙霧遮着電視画面一様。不知道的人会認為是撮影時正好是有霧的天気、但那與天気無関、那就是北京正常的空気。

 中国有着最邪悪的内在、也因此中国最重視外在的装飾與門面。当然中国在北京奥運時、対空気汚染改善対策也下了不少功夫。
 
2008年1月11日産経新聞的頭版一篇「基準外的北京晴天」専文中提及、対馬拉松選手而言北京奥運中最大的強敵不是其他的選手或路線、而是骯髒的空気。寫此専文的記者実際上也試着跑了一下此路線、此記者的感想是「空気中像満布着灰塵一様」。
 
然而這却還是中国政府当局努力改善後的状態。北京奥運的成敗攸関中国的国家体面、中國政府為了改善北京的空気汚染、将市内167所的工廠強制遷移到郊外、也強制了150万的居民搬遷離開北京。不過這些処理空気汚染的措施都不過是為了一時的面子、奥運一結束北京的天空也立刻恢復灰朦朦的一片、所有的効果在刹那間消失。
 
2011年美国経済研究所(NBER)的研究報告就指出、「中国政府在北京奥運期間中成功地譲北京市空気品質改善了30%、奥運閉幕一年之後其効果消失了約60%」。這個報告実在対中国太客気了、如果問問北京居民的話、他們会告訴你「奥運一結束、効果就百分之百消失了」。

 ●中国的空気汚染威脅全世界

 中国以国家威信来処理北京的空気汚染、其成果也不過爾爾。北京以外的主要都市即或是冬天萬里無雲的晴天時、上空也像覆蓋着一層煙霧、従上空完全看不清楚下面都市的輪郭。

 根拠OECD(経済合作與発展組織)資料顕示、中国的主要都市中60%処於世界最壊的空気汚染水準。OECD調査了中国的342個都市、其中有217個都市的空気汚染毎年持続地悪化。

 這不僅是因為工業汚染而已、華北的北方戈壁砂漠毎到冬天就会吹起大量的黄砂、在北京、此黄砂有時甚至可堆積到10至20公分高。而且、這些黄砂会與被汚染的空気中種種的化学物質結合、乗着西南気流吹送到日本。所以、雖然空気汚染受害最大的是中国人、但処於下風位置的日本人也同時受害。
 
中国的空気汚染不只来自工廠或車輌的廃気、佔中国発電量80%的火力発電也有着不可忽視的影響。中国的煤炭産量多、火力発電也主要依頼煤炭。但中国的煤炭硫黄成份多而且品質低劣。而且、中国為了解決電力不足的問題、平均毎10天就建造一座火力発電廠、有這些大量燃焼煤炭的発電廠、空気汚染当然無法改善。数年前在貴州省的貴陽発電所周囲、居然従天降下黒漆漆的煤灰、而其原因就是使用品質悪劣的煤炭所致。

 中国以建造火力発電廠来應付其電力需求、這也許是最廉価而又快速的方法、然而其所燃焼的煤炭却也急速増加了其二氧化碳的排放量。2007年起、中国已成為世界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

 更厳重的是水泥。建設火力発電廠需要大量的水泥、但是水泥的生産会発生大量粉塵及有害物質、可説是空気汚染的元凶。而中国水泥生産却是世界第一、佔世界総生産量的54%(2010年)。
 
唯我独尊的中国在乎的是自己的利益、不是人民的健康更不是如何削減二氧化碳的排放。但中国的空気汚染已達全球性的規模、全世界都在注目也密切注意中国是否有所改進。根拠WHO(世界衛星組織)調査、因為空気汚染而死亡的人数毎年有300万人、其中中国就佔了65万6000人(2007年)。與美国的7万人比較起来、其厳重程度不言可喩。而現在的中国比起2007年時、空気汚染更為厳重、其二氧化碳排放量更已超過美国成為世界第一、対地球的環境威脅也一天比一天更厳重。

 ●犠牲空気、追求利益

 1990年代来持続以10%以上経済成長的中国、一味追求利益而放任企業排放各種汚染。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也譲周辺諸国飽受来自中国的空気汚染之苦。
 
中国的能源消費量在2010年就已超過美国居世界第一位。而其環境汚染物的排出量也居世界首位。地球温室化原因的二氧化碳排出量是世界第一、佔全世界排出量的四分之一。硫黄氧化物的排出量則是俄国、蒙古、韓国、北韓、日本五個国家加起来総量的10倍以上。

 為何会如此厳重?因為中国的一次能源的75%依頼煤炭。燃焼煤炭所産生的二氧化碳與氮氧化物(NOx)遠超過国際所訂的基準、這同時也是造成酸雨的直接原因。這些在中国産生的酸雨由偏西風運到日本、譲日本也受害。而氮氧化物(NOx)則是引起呼吸器系疾患的原因物質之一、中国的氮氧化物(NOx)排出量在25年内増加了将近四倍、在2020年估計将再増加為目前的両倍。

 日本的海洋研究開発機構與九州大学在2008年4月、分析了火力発電與車輌廃気所産生的氮氧化物(NOx)排出量。日本的排出量在2000年以後就不再成長、呈水平状態、然而中国却不同。他們予測中国的経済成長如持続下去的話、造成日本光化学煙霧原因的大気中臭氧的濃度将持続増加。如中国対此完全不採取任何対策的話、日本臭氧濃度超過其環境基準(60ppb/時)的時間数、将由2000年的毎年20%升高到2020年的30%。対日本如此、対台湾也是如此。

 亜洲24個国家的氮氧化物(NOx)従1980年到2003年的23年之間増加了2.8倍。這之間、日本工廠導入除去各種汚染物質的設備、汽車也導入汽電共生装備等等、這些努力削減了約三成的氮氧化物(NOx)。可是中国反而増加了3.8倍、2000年時、亜洲24国的総排出量2511万公噸中、中国就佔了約45%。其後中国的氮氧化物(NOx)也因為煤炭火力発電的影響而不断拡大、在三年之間増加了1.3倍。
 
美国太空総署(NASA)在2010年9月26日発表的報告指出、粒径2.5μm(一μm為千分之一mm)以下的微小粒子状物質「PM2.5」之空気汚染物質以中国的濃度最高。微小粒子状物質可進入肺的深処、並可進入血液内。因此容易引発各種肺臓及心臓血管之疾病。特別是粒径2.5μm以下的微小粒子会透過呼吸到達肺泡、再由肺泡進入血液之中。含有重金属之物質則由血液伝達到人体全身、対身体有相当厳重的影響。

 而中国大気中高濃度的微小粒子状物質、正表示其空気汚染的厳重。根拠世界衛生組織機関(WHO)的標準、微小粒子状物質的年平均値在10μg/立方公尺以下才算安全。而中国年平均値是50~80μg/立方公尺、達WHO安全標準的5倍至8倍。
 
●中国指控観測空気汚染是「干渉内政」

 中国当然也有観測其空気汚染度、但却只発表粒径10μm的「PM10」汚染粒子。北京的美国大使館為了大使館員與美国僑民的健康、従2008年開始在其大使館内観測空気中的微小粒子状物質「PM2.5」、並毎隔一小時在微博上公布其観測結果。
 
当然這個挙動対居在北京的中国人也是件好事、中国人也可以従美国大使館所公布的数拠知道自己周辺環境汚染程度。而中国環境保護局却在2009年向美国強烈抗議、説這会「引起中国人民的混乱」。中国就是這種国家、只要人民知道真相就会天下大乱。

 而美国無視於中国政府的抗議、継続発表其北京空気汚染的数拠。針対此、中国環境部的呉暁星副部長刻意在2012年6月5日的「世界環境日」、公開発表声明譴責美国「中国空気品質的観測属中国政府的管轄、他国大使館的観測違反維也納条約、是干渉内政的行為」。

 這就是中国、凡不合其意的都是「干渉内政」。然而最在意美国大使館所発表的数拠的、應該就是居住在中南海内的中共頭目。他們根本不管人民的死活、只有自己最重要。中国的媒体曾経報導過中南海頭目的住居、毎一個房間都装置着大型的高性能空気清浄機。由此可見北京的空気被中国癌所汚染的程度、似乎癌細胞本身也很清楚。

 也許是受了美国大使館的刺激、中国従2012年也開始在北京、天津、上海、重慶等四直轄市與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的両個定点観測微小粒子状物質「PM2.5」。可見来自美国的「干渉内政」相当有効、対中国人也非常有益処。

 第3節 被癌細胞汚染的水質

●「無錫旅情」的臭水事件
 
対人類而言、水與空気一様地重要。日本称為瑞穂之国、在世界中算是水量非常充沛的国家。日本也許有偶発性的水質汚染、但幾乎没有全面性的水質汚染、最大的理由是日本人自古以来就有着絶対不可汚染水質的常識。但是自私的癌細胞不存在這様的常識、癌細胞的本能就是不断地拡張自己、不断地奪取営養分、到処排放排泄物。最後、癌細胞連生存上所不可或缺的水也糟踏成爛泥巴一様。中国経済発展所引起的水質汚染就是這個様子。

 要理解中国的水被汚染到什麼程度、最好的事例就是在2007年5月所発生的「無錫臭水事件」。

 因為日本歌謡曲「無錫旅情」之故、無錫在日本也非常有名。無錫市位於太湖北岸、在日本人的心目中、她是個浪漫的水都。而在2007年5月底、二百万人市民使用的自来水却突然発出悪臭、不僅不能喝也不能用来洗衣服或洗澡、因為残留的臭味令人受不了。

 悪臭的原因来自於無錫的水源地太湖。太湖滋生了大量的藻類、湖面像佈満一片深緑色的油漆一様。

 這件事也震驚了北京政府。因為1992年、当時的李鵬首相以挙国之力来整治水源汚染、而其様版就是太湖。政府当局的説詞是、因為雨量少而導致湖水減少、因此才発生大量的藻類。無錫市公開表明将在四天内把湖水整治乾浄、市長與官僚們並在四天後的記者会中公開喝下自来水作秀。

如真的在四天之内将湖水整治乾浄的話、那只能説是奇蹟。高雄的愛河由於工業廃水的汚染成為臭水溝、而高雄市政府費了30年以上的歳月才将愛河的臭味除去。中国第三大的太湖居然在四天之可以整治乾浄、誰相信?

 四天後的確自来水変透明了、但臭味仍然存在。無錫市民也不敢喝自来水只敢飲用礦泉水、甚至美容室也只有用礦泉水来洗頭髪顧客才会上門。視銭如命的中国商人則利用此機会将礦泉水的価格漲了六倍、這種発災難財的現象在日本是絶対看不到的。

 中国人之所以不信認政府的説法是有其理由的。中国的水質検査基準雖有透明度、大腸菌等生物基準、但只要官員説合格就是合格、説不合格就是不合格、完全在官員的一念之間。所謂的「検査基準」不過是官員用来収紅包的工具而已。

 ●汚染的原因是農工業的廃水

 太湖大量発生藻類近因的確是因為雨水不足、但遠因却是農工業的廃水大量排放到太湖所致。

 太湖是周辺約三千万居民的水源、而這個地区同時也是中国最大的穀倉地帯、由於過度的食糧増産計画、当地農民就大量地使用化学肥料與農薬以増加産量。這也是汚染太湖的原因之一。

 此外工業廃水也相当厳重。太湖接近上海與蘇州、因地利之便太湖的周辺也是中国工業最発展同時也是税収最多的地区。太湖附近的工廠多数是重化学工業、工廠的廃水就直接排放到太湖。而除了直接排入的廃水之外、経由長江流入太湖的廃水毎年間就有二億公噸。

因此、太湖周辺地区的住民発生癌症的比率居全国第一位。有個村子、其肝臓癌的発生率、是全国平均的一百倍。這是因為有害化学物質、最終会蓄積在肝臓之故。

 ●告発汚染却反被逮捕的呉立紅

 在無錫悪臭事件発生之前、著名的環保闘士呉立紅就已多次告発太湖的汚染状況、呉立紅花了二十幾年的時間、追査太湖的汚染原因、並公開了排放廃水的数百家企業名単。

 呉立紅住在太湖湖畔的江蘇省宜興市、他徹底地調査太湖周辺数千家的化学工廠的廃棄物並把工廠排放出来的廃水與廃棄物拍照、同時将湖水的様本寄給政府調査員、也将這些証拠等之情報発給当地的媒体。呉立紅不懼廠家及地方官員的威脅、努力地収集証拠並不間断地通報。他因此遭到地方当局的打圧失去工作、生活也同時陥入困境。

 呉立紅当初只是収集宜興市的汚染証拠而已、然而中央政府当局却無視事実反而将宜興市表揚為「全国環境保護模範都市」。呉立紅要求政府撤回此不符合事実的表揚、地方政府悩羞成怒反将他逮捕起来。

宜興市的警察為了譲呉立紅認罪而対他厳刑拷打、最後呉立紅以「詐欺罪」及「恐喝罪」被判三年的徒刑。
 
最諷刺的是呉立紅被逮捕不久之後、就発生了無錫的自来水悪臭事件。正如他所警告的一様、有毒的工廠廃水造成大量的藻類滋生於太湖、同時也譲二百万以上的居民因此而失去了飲用水源。

 ●太湖的汚染状況更加悪化

這個臭水事件鬧大之後、中央当局最終也不得不処理、因此対太湖周辺1300家以上的工廠発出了警告或停止営業的命令。但是在2007年被停工的多数化学工廠後来還是以別的名称重新開工。這就是中国人最厲害的地方、変個臉重新出発、従頭到尾都是假的。

 太湖的汚染仍是現在進行式。化学工廠的負責人都宣称他們有装置汚水処理的設備、而水質専家們則指出這些設備只有在検査時才起動、検査官員一走就関掉了。所謂汚水処理不過是做個様子、這当然無法改善什麼水質。北京公共環境研究中心的馬軍就断言太湖汚染状況不可能改善、只会更悪化。
 
現在、太湖周辺的各都市已開始找新的水源、這個挙動正顕示太湖的水質已不可能改善。中国人的本能就是把一切弄髒弄臭、従頭到尾徹底破壊之後則遺棄不顧、馬上開始尋找別的猟物。這就是癌細胞的生存本能。

 ●中国的水汚染威脅人類生存

 太湖的水質汚染不過是其中的一個例子而已、中国的水質汚染是構造性及全面性的。中国都市90%的地下水、75%的河川與湖泊遭到汚染、而中国毎天有七億人喝着被汚染的水。

 中国国家環境保護局政策法規司的別濤副司長在2012年5月、「第一財経日報」的採訪時指出中国的水質汚染非常厳重、他説中国的河川已染成七色、南部的河川完全被汚染、北部的河川則完全枯乾。別濤認為水質汚染的原因是因為企業太没道徳、違法排放廃水。

 由他的一言就可看出、中国是個不守法的国度。中国的法律不過是政府拿来搾取人民、官員用来収取紅包的工具罷了。
 
中国的髒水最終還是排放到海洋、日本台湾及周辺国家都会受到影響。今天我們如継続放任中国汚染其環境、有一天整個地球都会受不了。換句話説、中国的存在本身就是人類生存最大的威脅、如同癌細胞威脅我們的健康一様。

 ●長江是世界最大的排水溝

 中国毎年排放600億公噸的廃水、而且還年々増加。這些廃水中的80%完全没有経過任何処理就直接排放到河川、当然這些河川的水質可想而知。
 
長江全長6300公里是中国最長的河川、而排放到長江的廃水也年年増加。2005年排放到長江的廃水有296億4000万公噸、隔年就増加到305億5000万公噸、這等於是黄河全部的水量。其後的廃水排出量也持続増加、2010年増為339億公噸、其中227億500公噸是工業廃水佔全体廃水的67%、糞尿等生活廃水有112億公噸佔了33%。

 根拠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的統計、1970年代後期排放到長江的廃水量是95億公噸、1980年代後期約150億公噸、1990年代後期約200億公噸。由此可見2000年以後的廃水増加量有多麼驚人。

 長江是許多歴史故事的舞台、其雄偉及美麗的壮姿受到古今文人的讃歎歌頌、可説是孕育中国文明的母乳。而今日的長江却已成為農工業廃水、都市生活廃水及糞便屎尿的排水溝。

 長江有着這麼多的問題、可是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的臧小平副局長竟声称「廃水雖有増加、但国内主要河川之中、長江還算是『優等生』、没什麼好憂心的」(2011年11月9日「中国経済参考報」)。原来如此、這位中国高幹也可算是優等癌細胞了。

 ●将渤海湾変成死海的毒水

 中国河川水質悪化同時也汚染了其沿海的珊瑚礁、並導致発生赤潮。長江流域因為森林喪失而流出大量的泥土、造成東海成為広大的海底砂漠也喪失了漁場。這也導致中国的漁民転移陣地、到遠洋去與他国争奪海産資源。

 位居黄河出口的渤海、因河川汚染而造成海底砂漠化、呈現一片死海光景。渤海是53條河川的出口、而其中43條河川的汚染極為厳重、遼寧省、河北省、山東省計105個汚染地域之河川直接将廃水排放到渤海。毎年、数十億公噸的廃水與約100万公噸的固体汚染物質流入、這些付着汚染物質的垃圾最終則大量漂流到日本北九州的沿岸地区。
 
天津市塘沽区水産局漁政課也承認「渤海湾海域現在已変成没有魚類生存的死海」。在遼東半島與山東半島之間的渤海湾原本是海産類宝庫、也曾有海洋公園的美誉、而今日的渤海湾却是汚染的沼泥湾、成為没有魚類生息的死海。

●日本是最終的受害者 

海洋汚染的厳重度、看看大量出現的「越前水母」就可以知道。「越前水母」的傘直径達二公尺、重達50公斤。為什麼説這巨大的水母是海洋汚染的指標?「越前水母」原本生息在渤海湾、而此水母喜歓不太乾浄而有点混濁的海水。而連不愛乾浄的「越前水母」都受不了渤海湾的汚染不得不逃離出来、渤海湾髒到什麼程度、可想而知。

 「越前水母」逃出渤海湾到黄海、再順着対馬海流漂流到日本海。而這個「越前水母」的逃難路線也意味着汚染的流動路線、表示中国的汚染已到達日本海了。

 日本不僅承受来自中国的偏西風、海流也是中国的下游、被汚染的海水順着黒潮最終到達日本。黒潮是由中国沿岸北上、在長江出海口的上海附近分為二個支流、一支在黄海周遊一圏後再度與黒潮合流。黒潮則通過対馬海峡流到日本海、而日本海的出口却是極其狭窄的津軽海峡與宗谷海峡、這意味着汚染物絶大多数会沈積在日本海内。所以日本可以説是中国水質汚染最終的受害者。

●環境保護法只是個幌子
 
中国並不是没有保護環境的法律。中国有「水汚染防止法」「大気汚染防止法」「海洋環境保護法」等等。那是不是中国就算是法治国家?当然不是。這些法律不過是騙騙国際社会的幌子、及用来恐喝企業収紅包的工具而已。

 在中国、企業不和地方政府勾結是無法生存的。地方政府在企業有汚染環境的事実時会先通知企業、而後按汚染程度及企業大小来収取紅包、這就是中国這個人治国家的現実面。中国的法律不過是権力者拿来圧迫人民工具而已、如人民不順従、就依法厳辧、送紅包則保証没事。法律的執行與否全在権力者的一念之間。這様的国家就算制定再多的「環境保護法」也不可能保護什麼環境、「環境保護法」應該正名為「荷包保護法」、因為這些法律保護的只是官員的荷包而已。

 中国的環境汚染正無止境地拡大、中国連生存所不可或缺的水都不惜弄髒、這不是癌細胞、那是什麼?

 今天、中国対海洋所造成的汚染已拡大為地球規模、並対人類的生存帯来厳重的問題。中国已毀滅了自己的大地與河川、現在更要進一歩毀滅整個地球。世界上所有的人是不是需要更認真地来面対中国癌的問題呢?

第4節 不吉利的「三峡大壩」

 ●斬断龍脈的巨大妖怪

 1993年開工2009年完成的世界最大的巨大水庫「三峡大壩」已成為不吉利的水泥妖怪。

 相当多的中国人相信三峡大壩三峡斬断了中国的「龍脈」。「龍脈」指的就是中国最大的河川長江。
 
中国人相信風水的人很多。中国人認為風水可帯給人栄華富貴、也可譲人陥入苦難。風水被破壊的話、其子々孫々都将陥於不幸的苦難深淵。

 長江源出西部辺境高聳的山脈中的小河、而成為中国最大河川奔流到東海、是中国民族的命脈、也是風水中的「龍脈」。而這條巨龍却被巨大的水泥妖怪従中切断、長江再也不是孕育中国大地的偉大母親了。如前述、長江已成為充満屎尿悪臭的巨大排水溝。

為何中国会建造這麼一座「不吉利的妖怪」呢?

提起三峡、許多人会連想到李白有名的唐詩「早発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雲間 
 千里江陵一日還 
 両岸猿声啼不住 
 軽舟已過万重山 

 這首詩之所以被許多人所熱愛、是因為詩中並没有具象地描写三峡、而是以第三者的動態情景来間接表現三峡之美。因為三峡之美実際存在、而大多人也知道、所以没有必要去描写其実景、聡明的李白巧妙地用動態的表現来譲読者想像三峡的絶景。

 従這首詩的例子就可以知道、三峡所留下来的許多文化遺産譲人心酔、也孕育了無数文学、芸術的経典之作。然而中国癌細胞却與這些美的意識無縁。
 
●三峡大壩是慾望與本能的産物

 会有建造三峡大壩的想法本身就非常中国、這個思考背後隠藏着癌細胞的本能、這個本能就是金銭慾與功名心。全世界只有中国人会水淹李白詩中的白帝城、破壊掉美麗的三峡、把140万的居民逼離家園来建造巨大的水泥妖怪。然而対中国而言、三峡大壩的建設正符合「好大喜功」這四個字、也符合権力者的功名心及利益取向。

 日本的公共建設費用常被批評比民間貴三成、但日本很少有偸工減料之事。中国的情況則大大不同、中国的公共建設予算的二成到三成被官員汚到自己的口袋裏、想不偸工減料根本不可能。

 2008年四川大地震中崩潰倒塌的政府官庁及学校建築中、露出来的鋼筋細如鉄絲、水泥則像麺粉塊一様、中国人叫這些工程是「豆腐滓」一点也不誇張。為什麼中国人会称其公共建設是「豆腐滓工程」?就是因為包工程在毎一個階層都必須送紅包、従最底層的地方小官到中央級的大官、官官都得送。毎一個階層都要求二成的紅包、結果如何不難想像、不是増加予算就是偸工減料。因此我們可以断言中国所有的公共建設都是「豆腐滓工程」。
 
三峡大壩当然也不例外。這個巨大的水泥妖怪就是中国癌慾望與本能的象徴。中国的高官們、対於三峡大壩倒底有多少治水防洪的効果完全没有興趣、中国癌的目的不是公共建設的効果、而是公共建設本身。

 ●環境破壊的象徴

 為了満足中国高官無止境的慾望、所必須付出的代価難以估計。三峡大壩的建設本身已経帯来了各種災難、而未来的災難将会更大。

 三峡大壩自2009年完成以後、水質汚染與山崩的問題変得更加厳重。
 水質汚染最大的原因就是長江流域廃水排出量急速増加。長江流域包括巨大都市重慶的三千万人、共有一億六千万人居住、其工業廃水生活廃水都流入長江、三峡大壩則像個廃水的貯水池一様。

 三峡大壩完成後其附近的長江水流停止、也因此失去長江本身的自浄機能、水質汚染当然更加厳重。不只如此、長江的水流停止或遅緩也影響到長江支流的水質、大量的有害藻類因而更広泛地発生、長江流域住民的飲用水也因此遭受更厳重的汚染。

 ●頻頻発生的山崩
 
建設三峡大壩的鉅大工程、無情地破壊了周辺広大的森林、使得地質変脆弱而経常引発山崩。同時三峡大壩所貯備的水、会侵蝕河岸造成地表滑動的現象、使居民的生命遭受威脅。事実上已有因為地表滑動而惨遭毀滅的村荘。

 此外、三峡大壩的貯水也誘発了地震。三峡大壩在水位達到135公尺的2003年6月以後、附近発生了大小一千次以上的地震。這是因為原本建造三峡大壩的渓谷之地質非常不安定、在水位超過100公尺以上時巨大的水圧造成地盤更不安定而引発地震。

 事実上在建設三峡大壩的初期、就経常発生大規模的地表滑動與洪水。環境問題的専家們也早就警告三峡大壩会破壊沿岸地域的自然環境、只是這些警告通通被政府当局所封殺。
 
現居徳国、当時也参加三峡大壩建設企画的水利専家王維洛(国土計画学博士)指出中国政府只採取支持建設三峡大壩的意見、而這些所謂専家也都看着政府的臉色発言、他們順従政府的意思、不敢提出客観的証拠出来。

 現居美国対環境問題有深刻見解的著名作家鄭義則指出、建設三峡大壩的背後有着巨大的利益集団存在、這集団包括政府高官與民間業者、他們互相勾結謀取暴利。

 這就是中国癌厲害之処、他們根本不管什麼環境問題、也不管有什麼治水防洪的効果或是什麼経済効果。他們只在乎建這個水庫自己可以分多少銭、其他都不重要。

●黄万里的遺言「三峡大壩絶対不能建」
 
有許多水利専家指出、三峡大壩有可能崩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是被称為「中国水利界良心」的已故前清華大学水利学系教授黄万里。他死前高呼「三峡大壩絶対不能建」。黄万里生前多次提出反対建設三峡大壩的意見書給政府当局、根拠黄万里的看法、三峡大壩是相当可能崩潰而且非常危険的水庫。

 実際上、三峡大壩在2006年開始貯水時就已発生多次亀裂的問題。奇妙的是中国政府在建好三峡大壩之後居然坦白承認此事、同時已編列予算実施修補工程。

 在三峡大壩未施工前、中国政府完全無視於任何反対建設三峡大壩的意見、甚至把反対者打入大牢。而中国国土資源部三峡大壩地区地質災害防止辦公室主任劉源却在2012年4月承認、三峡大壩因為貯水而有増加災害的傾向、地表滑動與山崩的危険地方也多達5386個地方。

 死不認錯的中国政府何以在完工後短短三年之内就乖乖承認了三峡大壩的問題呢?海外的中国観察家多数認為這是因三峡大壩的問題多到無法隠藏、只有承認。這個看法雖然部份正確、但不是主要理由。

 在思考中国問題的時候、不能以人的思考方式来思考、而必須以癌細胞的思考方式来思考。対中国癌而言三峡大壩有問題反而比較好、有問題就不能放置、当然就必須補修、補修就必須編予算、編予算就有紅包。施工前無視於問題的発生、甚至把反対者打入監獄、施工後則問題愈多紅包愈多。這就是中国癌。
 
●治水工程是中国癌的「揺銭樹」

 水質汚染的問題也好、山崩的問題也好、都如同三峡大壩一様是中国癌的「揺銭樹」。利用「問題如不処理三峡大壩就可能崩潰」的数億長江下游居民的恐怖心理、来為自己謀求最大的利益、這就是癌細胞的思考模式。

問題還不僅僅在三峡大壩本身而已。140万以上的「三峡移民」是另一棵「揺銭樹」。這些人的住居建設與提供他們工作的工廠建設也是中国癌的「収入来源」。然而「三峡移民」所移住的地方仍然是長江沿岸、他們削掉山坡地用来開発成住宅地。而其結果、就是譲更多的土砂流入三峡大壩縮短其寿命同時也加速其歩向崩潰的最終命運。

 而這一連串的問題却反而又是編列龐大予算最好的口実。問題叢生的三峡大壩可以説是中国癌最爽的「楽園」了。

 ●三峡大壩一定崩潰

 三峡大壩真的会崩潰嗎?
 証拠会説話、只要看看中国所建造的水庫的実績就知道。按中国水源機関報告所顕示、従1954年到2003年之間所建造的中国的水庫已有3484座崩潰。平均毎年71座、毎5天一座水庫崩潰。這就是事実。

 新華社通信是中国国務院直属的通信社也是政府及中国共産党代言媒体。新華社通信在2007年4月時就已報導了水利部副部長矯勇的談話、他説「有缺陥的水庫就像『定時炸弾』、厳重地威脅着水庫下流居民的生命財産。而中国全国共有8万5000座以上的水庫、其中3万座有着極其厳重的構造性缺陥」。

世界最具歴史的法国報導機関的AFP通信在2007年4月20日作了以下的報導。

 「1975年8月河南省中部的豪雨破壊了62座的水庫。根拠正式統計這個災害中総計有2万6千人死亡、有一千万人受害、然而這個数字被隠蔽了好幾年。専家們認為水庫的崩潰是因為技術上的缺陥所致。

 此外、中国政府以治水防洪及発電為目的之三峡大壩已有了許多亀裂、国際専家們由此認定中国的水庫建設技術本身有問題。但是中国政府否定了這些専家們的看法、中國政府説亀裂没有問題、補一補就好」。

 施工前就有許多専家指出、三峡大壩附近的地質脆弱、絶対不適合建造水庫。筆者可以断言、此有缺陥的三峡大壩是如假包換的「定時炸弾」、也是断絶龍脈的「不吉之物」。相信中国的政府高官們也知道三峡大壩終将崩潰的事実。

 那麼三峡大壩崩潰了会如何? 数億以上居民的生命財産要怎麼辦?難以想像的巨大土石流把下流的工廠、住宅推倒、天文数字的有害物質流到海裏、東海会不会変成一片死海?

 可是這些対中国政府当局是不痛不痒的。中国癌会告訴你、「天曉得、那関我什麼事?」。

第5節 犯罪是中国癌細胞的本能

 ●中国独特的「犯罪文化」

 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犯罪者存在。但中国有着與他国不同独特的「犯罪文化」。

 再次強調、在中国所謂「法」只是権力者的「搾取道具」而已。無力的百姓只有想尽心思在「法」的縫隙之間求生存、有力的人則根本不用守法。

 在中国也有「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這句話、只是這不過是一句口号而已、中国人毎個人都知道事実根本不是這様。與「道徳」這句話一様、在中国「法」也是不存在的。

 中国的犯罪有両個特色。一個是、中国的犯罪是「全面性及普遍性」的。另一個是中国的犯罪是「組織性及国家性」的。

 対中国癌細胞而言、不犯罪的自制心並不存在、甚至也不存在有犯罪的意識、有的只是「能與不能」而已。

 全世界共通的常識是、社会地位高的人犯罪也愈低如有犯罪也是属少数的例外、很難想像会有社会地位高的人犯罪率也高之事。比如説、医師在日本有相当高的社会地位、日本人称呼医師為「先生」(sensei)、来表達対医師的敬意、因為医師有其専業知識及責任感是生命的守護者、日本人覚得這様的人應該受尊敬。

 然而在中国、社会地位不過是用来満足私欲的手段而已。中国的医師被称為「白衣的悪魔」、中国医師用便宜的薬却向病人収高薬価的銭、随便做検査、做不必要的治療在中国的医院是理所当然的。在中国医師們的眼中、来看病的病人只是送銭上門的肥羊而已。

 ●感冒看病被収一万人民幣的日商

 我有個朋友是蘇州的日本企業工廠責任人、有一天他感冒到上海的医院去看病。医院要他做與感冒完全没有関係的全身CT與超音波的検査、総共収了他一万元人民幣以上。日本人在中国個々乖的像隻小猫、我的友人也不例外、心中雖然有疑惑但也只有摸摸鼻子付帳。問題是吃了医院開的薬以後、身体却愈来愈奇怪、全身無力而且虚弱地站不起身、有如重病人一様。他大為驚慌馬上回日本看病、日本的医師把他在中国拿的薬停掉、身体馬上就好転了。

従此以来、他只要身体一有異様就回日本看病。在日本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動什麼手脚、而且就算加上機票銭、也比在中国看病便宜許多。

 ●被医師偸走腎臓的台商

 只剥削病人金銭的中国医師還算是有良心的。有台商従中国回来、総覚身体到処都不対勁、到了医院検査才発覚他在中国動手術時、被偸了一個腎臓。従医学的角度来看、少一個腎臓應該是不会有多少異様才対的、可是天曉得這個台商除此之外還被動了什麼手脚?手術後到底吃了多少不應該吃的薬?而花了多少寃枉銭不過是小事一椿罷了。

 在中国偸偸摘取患者臓器的医師可不是例外。臓器買売是最好康的生意、只要有機会中国的医師不会放過。而必須自己想辦法去偸摘病人臓器的医師還算是小尾的、大尾的中国医師與軍方或警察司法当局合作、直接従死刑犯身上摘取「新鮮的臓器」。

 由世界各国医師所組織的「反対臓器強制摘取医師会」(DAFOH=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在2012年発表其調査報告指出「過去七年間、中国有四万件以上移植用臓器的来源不明、無法確認提供者」。由此可見、毎年有近六千件的臓器被偸摘。這個龐大的数量当然不是個人可以做得到的、很顕然這是有組織系統在運作的犯罪行為。

 有管道的医師與政府当局掛勾謀取高利、没有管道的医師則動脳筋向病人騙銭或偸摘臓器。対中国的医師而言、其社会地位不過是用来満足其欲望的工具而已。連医師都這様不堪、我們可以想見中国其他階層的状況如何。中国的犯罪行為為何是「全面性及普遍性」的?我看也不用多説明了。

 ●由「薄煕来事件」看中国的陰暗処

 中国的犯罪還有一個特色、那就是「組織性及国家性」。「薄煕来事件」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2012年3月15日、重慶市共産党委員会書記薄煕来被解任、其後中国共産党中央政治局委員及中央委員会委員的職位也被剥奪。9月28日的党中央規律委員会並議決将其党籍剥奪、也解除其公職。薄煕来事件在瞬時間成為世界頭版新聞。
 
薄煕来在重慶以「唱紅打黒」而馳名、他曾被視為中国領導人的接班人選之一、過去也一直有伝言説他可能進入中国権力核心的「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会」。

 而薄煕来在被闘下台之後、他的犯罪事実就一一地被政府当局刻意洩漏出来。一夜之間薄煕来従打黒的英雄変成十悪不赦的犯罪者、中国媒体毫不留情地打圧闘臭他。這也是「打落水狗」的中国独特文化。
 
由洩漏出来的情報顕示、薄煕来利用警察及司法「打黒」所没収的1000億人民幣之中、他汚了約370億人民幣。重慶市的警察與司法都在薄煕来的管轄之下、不管是不是有罪、只要被他物色上了、就能以合法的手段判決死刑並奪取其財産。
 
●連自家人也是「用完即丟」
 
従薄煕来的事件也可看出中国的法律只不過是権力者的工具而已。凶狠的是、除了利用法律来「合法殺人」之外、他還親身参与了不経過法律程序的「非法殺人」。

 而諷刺的是把此殺人事件暴露出来的却是他的心腹王立軍。任職重慶市公安局長指揮警察與薄煕来一起「打黒」的王立軍、自身察覚可能被薄煕来所殺害。他在2012年2月6日、向成都的「美国総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而却没被接納。他在隔天、被中国国家安全部以「休假式治療」為由押送到北京。其後的9月24日、王立軍於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被以収賄與濫用職権之罪判15年徒刑。
 
従薄煕来的挙動我們可以看到即或是自家人、没有用了就想辦法消滅掉。這也是癌細胞的思考方式。

 但是我們必須看清楚、薄煕来絶対不是因為非法蓄財及殺人之「犯罪」而下台的。身為太子党的薄煕来、因為他有與習近平競争国家領導人的野心、而早以被注意。他的下台可説是中国共産主義青年団出身派閥的「団派」與「太子党」闘争中失敗的結果。薄煕来一下台、他的醜聞就一一被暴露出来、這不過是対其残党的警告而已。

 類似薄煕来的蓄財及犯罪、只要是中国直轄市及省級書記高官們、有誰没有?胡錦濤在西藏書記的時代、就殺了十万以上的藏人。

 対中国的権力者而言、蓄財與殺人不是「犯罪」而是一種「能力」、只要他地位穏定反而会被歌頌。而且其蓄財與殺人的規模愈大、愈有資格当国家領導人。毛沢東殺了数千万的人民、直到今天仍被中国人所歌頌。中国人就是這麼一個民族。

 ●日常化・制度化的中国組織犯罪

 中國経済学者何清漣女士在1998年出版『現代化的陥穽』、一時轟動全世界。而此書却在2000年被中国政府列為禁書、何清漣女士也在2001年逃亡到美国。此書之所以被列為禁書、是因為這本書指出了中国社会構造性的病弊與腐敗的根源。換句話説、這本書説了真話、而中国是不允許有真話存在的。何清漣到了美国之後継続寫了好幾本相当有震撼力的書、也持続在「現代中国研究」的雑誌上発表論文。其中一編『中国政府行為的黒社会化』中詳細地分析了中国権力者與黒道掛勾的犯罪模式。

 何清漣在論文中挙出種種実例説明中国政治腐敗的過程。她提及「黒道為了接近権力者而贈送賄賂、権力者則因此成為黒道的靠山」「権力者也利用黒道的力量做各種見不得人的勾当」「最後黒道老大直接進入権力核心」「国家也走向黒社会化而加速腐敗」。

 何清漣強調、中国的犯罪是歴史的背景及社会構造所致、組織犯罪在中国社会已日常化與制度化了。

 第6節 中国経済的癌細胞

 ●正常細胞会互相扶助

 経済是一種交換行為。互通有無、互補不足的経済行為使社会在共存共栄的基礎上能永続成長。

 正常社会中的経済活動是不允許有利益独佔的、因為利益独佔與財富過度集中会使社会全体崩潰。而社会全体崩潰的話、当然利益独佔者也不可能生存。這個道理単純又明快。

 正常的細胞也像社会的経済活動一様、細胞之間互相扶助。胃的細胞将食物分解消化、分解後的営養分由小腸吸収、経由下腔静脈送到心臓、再由心臓打出血液運送到各臓器。肺則負責吸入氧気経由血液運到心臓、心臓再将有氧気的血液運到身体各角落的細胞。身体的細胞由於分工合作而共存共栄、在此没有所謂強者或弱者的存在、大家都一様重要、缺一不可。

 如果肺臓説「氧気是我辛苦吸来的、我要留下来自己用、不送給其他的臓器」、那麼這個個体馬上就活不下去、当然肺臓也不可能存活。也許你会説「肺怎麼可能做這種儍事?」。肺的癌細胞就做這種事、所以人才会因肺癌而死亡。癌細胞也許在理性上也知道做這種自利的事、最終自己也活不下去。然而癌細胞還是敵不過想要独佔全部利益的慾望本能。

●「劫貧済富」的癌細胞経済体質

 中国所謂的「社会主義市場経済」、講明白一点就是以公権力掠奪財富的独佔経済、是富人向窮人奪取財産的「劫貧済富」経済。這就是癌細胞式的経済体質。

 中国的経済結構譲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絶大多数的人認為這是因為鄧小平所提倡、先譲一部份的人富裕起来的「先富論」政策所致、但其実原本伝統的中国経済就是這個様子。不過是鄧小平譲此経済文化回到中国伝統之原点而已。

由此也可見、其実中国是個最不適合共産主義的国家。最適合共産主義的国家應該是日本。日本人重視「和の精神」(wa no seisin)、也就是人人都和和気気、生活水準也差不多、社会均質化而且有着互通有無的精神。

 如無法由一小群極為有能的人創造財富、並将之分享給其他的人的話、真正的共産主義社会是不可能成立的。也就是説、没有非常強烈的自我犠牲的精神就没有共産主義社会。事実上、世界上所有過去存在或仍然存在的共産主義国家都不過是掛羊頭売狗肉而已

極端以自我為中心的中国人就更不用説了。中国是個弱肉強食的国家、有力的人才可能聚集財富。有経済学者説中国是極端的資本主義社会、而事実上中国比任何資本主義国家還冷酷無情、可説是癌細胞経済体質。

 ●死了還緊抱財産的中国人

 西方社会雖是資本主義社会、但也確立了財富再分配的法則。義工精神、救済弱者的精神、慈善事業的精神、博愛的精神等等長久以来就已存在。

 這也許與基督教文化有関係。基督教追求永遠的生命、認為現世所有的東西都会消失、不該太過執着於現世的名利地位、並且重視博愛的精神。

 但中国人不一様、中国人重視的是如何不老不死、中国人的宗教観重視的也是現世報。因此中国人対現有的物質非常執着、連死了也要把自己的財産帯到墳墓裏去。

 比如説、中国有着世界少見的陪葬習慣。権力者死亡後、不只財産連側室、傭人、近臣都要一起帯走、活生生地一起埋葬。秦朝的兵馬俑就是一個象徴。秦皇帝也希望把数万的軍隊帯走一起埋葬。只是事実上擁有武力的数万大軍不可能乖乖地被活埋、只好製造兵馬俑来代替陪葬。不過、従此就可看出中国人対現世的権力地位與財富有多執着。

●権力、利益、名誉全部都要的中国人

 在日本、社会的地位高的人往々不太重視経済上的利益。他們以受人尊敬而満足、既要名誉也要利益的人相対地比較少。要名誉就得放棄利益、要利益就得犠牲名誉、這就是日本社会。

 但是中国人是権力、利益、名誉都要、這就是伝統的中国思想、在此思想之下産生了強者奪取弱者所有一切的掠奪式経済。這個中国経済的癌細胞現象可以説原本就内包在中国文化之中。

 ●農地強制徴収是癌細胞体質的象徴
 
中国地方政府従農民奪取土地的「農地強制徴収問題」可以説就是中国「劫貧済富」的象徴。

 中国雖有都市人口増加、農村人口減少的傾向。但約八億的農村人口還是佔六成左右。根拠前中国国家統計局局長邱暁華所言、農村住民的実際収入只有都市住民約六分之一而已、城郷収入的差距比較起九〇年代拡大了三倍之多。 

中国的地方政府怎麼狠得下心向這些已経非常貧困的農民奪取唯一的生産手段的土地呢?

 中国現行土地所有制度是、都市土地完全属国家所有、農村土地属農民集団所有之都市農村二重制度。因為農地不是農民個人所有、所以地方政府有権以「公益」為由強制徴収。政府以相当少的補償金徴収土地来転売給不動産開発業者、馬上就可賺到数十倍的利益。這些利益的大部份都進入官員們的口袋裏。

 九〇年代的不動産開発熱潮時、地方官員従農地徴収所得的収入幾乎可與国家税収匹敵。有研究者試算、従1980年起的25年間、農民因為土地徴収而遭受的損失約二兆三千億人民幣。
 
徴収農地以用来開発不動産、当然会譲中国的耕地面積急速減少。其速度是毎年減少60万公頃、這相当於日本全国耕地面積的15%。

 収取些微的補償金而被迫離開家園的年軽農民、只有到都市変成産業労働者。他們因為没有都市的戸籍、在労働條件上非常不利、也受到制度性的歧視待遇。更悲惨的是中高年農民、他們根本無処可去、少得可憐的補償金用光了、就完全身無分文甚至無従遮風避雨。
 
地方官員徴収土地、転売給業者換取金銭、這可以説是利用法律的制度性掠奪。強者増殖、弱者死滅、這就是癌細胞現象。

●従「汕尾事件」看中国当局的残忍性

 中国経済癌細胞強制土地徴収的実態被世界注目契機是2005年末所発生的「汕尾事件」。

 汕尾事件是広東省汕尾市東洲村的村民、抗議其土地被強制徴収為発電廠建設用地、却反而被中国当局射殺的屠殺事件。

 因為有外国記者潜入現場対此事件做詳細的報導、此事件才震撼了全世界。拠AFP通信的報導約有30個村民被武装警察所射殺。香港的媒体則報導有70人以上村民死亡、另外還有50人不知去向。

 政府当局在事件発生四天之後、才打破沈黙承認有此屠殺事件、但却説事件是「少数首謀者引発的重大違法事件」、反而将140名的村民当成犯人通緝。其中的三名被與事件完全没有関係毒品犯罪之罪名逮捕。

 這些農民、在土地被政府強奪之後、竟然被当成罪犯逮捕入獄。
這就是中国、没血没涙的癌細胞。

 ●開一千万人民幣休旅車的村幹部

 一方是無以維生的農民、另一方則是極尽奢華的地方官員。最具象徴的事例是在2011年10月22日於山東省臨沂市瀋泉庄村的「第十一届中国村長論壇」的光景。根拠「大紀元」的報導、地方官員没有例外都開着高級進口車参加、停車場停的都是賓士、BMW、労思来思等高級進口車、彷彿是進口汽車秀一様。有一個村的幹部対記者説、「開僅僅数百万元的車来?太没面子了」。這位官員開着価値一千万人民幣的超豪華休旅車来参加会議。

 2011年度中国社会科学院『農村経済緑皮書』的報告指出、2010年中国農村毎人毎年的純収入是6126元。以此年収要買一千万人民幣的車、不吃不喝也要工作一千多年才有可能、真是難以想像。

 従此事例就可看出中国「国富官富民貧」的社会実態、而其背後則是貪汚腐敗的蔓延。

 参加「第十一届中国村長論壇」的官員們的車牌多数是「888」「666」等所謂吉祥的号碼。「888」就是「発発発」、表示「発財」。「666」則是「禄禄禄」表示「官禄亨通」也就是「升官発財」。
 
不管従所乗座的高級進口車也好、車牌号碼也好、都可看出中国癌無止境的慾望。中国国内的経済癌細胞現象可説已到達頂点。

 那麼此癌細胞現象対世界経済会有什麼影響? 事実上、此経済癌細胞已転移到世界各個角落、不只腐化人心、也侵蝕了我們的地球。

BACK TO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