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ety for the Dissemination of Historical Fact

This Article

THE CHINA CANCER: A Taiwanese Physician’s Remedy (Namiki Shobo) Chinese version No.3

By Lin Jianliang,

第二章 転移到全世界的中国癌

 第1節 向全世界散布中国毒的癌細胞

 ●転移遠処破壊一切的中国癌

 正常的細胞会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扮演自己的角色。胃的細胞就在胃負責消化機能。可是、癌細胞就是不会乖乖地在自己應該在的地方。胃癌細胞会侵入到肝臓或肺臓、這就是癌細胞的遠距離転移。
 
胃癌侵入肝臓後、不僅妨碍肝臓的正常機能、同時也奪取肝細胞的営養分並将肝臓完全破壊掉。

遠距離転移的癌細胞就像強盗一様、侵入其他臓器並殺害其細胞。然而当癌細胞把其他臓器細胞完全摧毀以後、本身也失去養分来源而無法存活下去。狡猾的癌細胞当然知道其後果、但却敵不過自己掠奪的本能與無止境的慾望。

癌的悪性度愈高、就愈容易転移他処、悪質的中国癌当然也不例外。中国癌細胞以商品、貿易、旅行、移民、留学等形態転移到世界各地、給国際社会帯来鉅大的損害。如果我們座視中国癌的遠距離転移、那麼不久以後的将来地球就可能面臨滅亡的危機。

 対一般国家而言、環境汚染可説是伴随経済発展所不可避免的代価。可是中国不是一般的国家、中國刻意製造汚染及有害製品向外輸出、這是一個由癌細胞所構成的邪悪帝国。中国人為了賺銭、什麼都敢做、他們官民一体不断地製造有害製品、不断地危害世界。

 ●故意将有害製品売給全世界
 
譬如説、在日本佔九成以上市場的中国製免洗筷。

 有家日本的電視台、把中国製的免洗筷放入飼養着金魚的水槽、看会有什麼変化。結果一天後、水槽的水就開始変黒、一週後所有的金魚全部死光。這是因為中国製的免洗筷上付着的漂白剤二氧化硫所致。

 日本電視台将此結果告訴中国的廠商、而中国廠商却説「這不是我們的責任、這是日本人的責任。因為筷子不白、日本人就不買、我們只好漂白」。這譲我想到中国也将類似木耳的不明物質染成黒色、当成木耳売到台湾。相信中国的廠商也会説「這不是我們的責任、這是台湾人的責任。因為不染成黒色、台湾人就会説那不是木耳」。這種癌細胞的思考方式、日本人及台湾人都無法理解。

 従此事、就可以看出中国人有多麼悪質、他們刻意製造有毒製品、不只不認錯而且還将責任転嫁給被害者。
 
●猫狗與人都被中国毒死

 2007年春天、美国的狗與猫因為吃了中国製的動物食品、総共有数千隻腎衰竭而死亡。調査結果、此事件是因為由中国売到美国的動物食品中、含有対身体有害的物質美耐皿所致。美耐皿単独存在的話其実毒性不高、但美耐皿進入体内後会與其他物質結合産生結晶、這些結晶対腎臓傷害非常大。在台湾也発生来自中国的毒奶粉、就是在中国的廠商在奶粉中加了美耐皿。

 在中国、為譲其産品看起来蛋白質的成份高一点、也就是看起来営養成份高一点、往々添加便宜的美耐皿、所以中国的家畜飼料中幾乎都有美耐皿存在。這種行為就是中国人最在行的「騙術」。

 中国的廠商以此悪行来欺騙美国的消費者、在事発之後却不但没有懺悔之意、反而大言不慚地説「我們的廠品保証安全。如有問題、那一定是美国的企業盗用本公司的名義来販売的偽造商品」。這種態度、会気死美国人。不只如此、此家廠商在輸出此動物食品之時、是以「非食品類別」的名義通関、以逃過検疫這一関。中国製造的産品、従原料、製造、包装、通関、販売的毎一個階段都可以做假。

 当時、中国的食品薬品監督管理局長鄭篠萸因為貪汚職而被捕。中国無官不貪、貪汚罪如非金額驚人或是政治報復、即或被判死刑也都是緩期執行、最終多数可逃過一死。中国的官員是貪汚共同体、今天是你明天可能就是我、所以司法判刑做個様子騙騙老百姓就算了、多半不会太当真。可是鄭篠萸却因為動物食品的中毒事件、在2007年5月29日匆匆被処刑。

 鄭篠萸之所以会馬上被処刑、是因為隔年2008年的北京奥運之故。北京政府在奥運挙辦之前、為了展示其対食品安全的重視以争取国際社会的支持、才把食品薬品監督管理局長当成犠牲品。北京市民之間流伝着「鄭篠萸等於是被美国狗殺死的」。這就是中国人、千錯万錯都是別人的錯。

 不只動物食品、在美国販売的中国玩具也很危険。中国玩具塗料含有対人体有劇毒的鉛、這譲美国的父母們大吃一驚、因而在展開「不要送中国玩具給孩子」的運動。美国的超商也開始強調「China Free」的商品、中国産的商品有毒又不安全的印象已伝遍全美国。
 
不只是美国、在巴拿馬也有許多人、只因為用了中国製的牙膏刷牙而中毒身亡。此外還有378人因為喝了中国製的感冒糖漿而死亡。感冒死不了人、但中国癌会搞死人。
 
薬的本身並没有問題、問題出在糖漿。一般、糖漿是用甘油製造的、而中国的廠商却用便宜但有毒的二甘醇来代替、標籖上却大拉拉地寫着「本糖漿使用純度99.5%甘油」。這不是有心謀財害命是什麼?

 以上的例子可説是不勝枚挙。中国人只在乎自己的身家性命、対他人的生死没有絲毫的関心。他們関心的是賺銭、只要能賺銭就算死了多少人、対他們也是不痛不痒。

 ●有系統地製造有毒食品
 
中国食品的安全性有多低、只要看看2008年一月底在日本発生的「中国毒餃子事件」就可以知道。

 但是輸出海外的中国有毒製品絶対不是什麼「事件」。有毒製品是系統性而且普遍性地被製造出来的。在満地是毒的中国、要製造出没有毒的製品、幾乎不可能。
 
首先来看看中国製食品的例子。中国的食品有以下五点構造上的問題。

①種植農作物的土壌與灌漑用水、飼養家畜的飲用水都受汚染。
②家畜的飼育環境不衛生又濫用抗生素。
③濫用在国際上已禁止的農薬。
④不衛生的製造過程。
⑤濫用違法添加物。

 以上的五点、可説是環境汚染與人心汚染所帯来的構造性問題。換句話説、在中国根本没有不受汚染的地方、要如何去製造没有毒的製品?所以不管是生鮮食品或加工食品、絶対無法避免生産過程中混入毒物的。

 ●中国農民不敢吃自己種的菜
 
中国蔬菜的汚染非常厳重而深刻。這不只是因為使用多量対人体有害的除草剤、農薬或化学薬剤之故、使用被汚染的河水来灌漑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而水果更是危険。中国的水果過度地使用催熟剤、膨張剤、防腐剤、漂白剤、着色料等等、吃了会要命。

 不要以為蔬菜水果的残留農薬是因為中国農民的知識不足所致、大多数的中国農民不敢吃自己生産的農作物、由此可知他們不是不知道有残留農薬存在。

只要能賺銭、不管他人的死活。這就是中国癌的特徴。

 不僅蔬菜水果如此、缶頭也添加了超量的二氧化硫等漂白剤或亜硫酸塩、茶葉則有超過標準的DDT等駆虫剤。

 使用有毒添加物、当然與食品製造業者的道徳有関。而為什麼会如此不道徳、只能説這源於中国人賺銭至上的思考模式。

 ●虫都不敢接近的有毒香腸

 中国人的餐桌上少不了猪肉、而中国的猪肉却一点也不安全。
 在中国的菜市場上難以避免買到病死的猪肉、腐壊的猪肉、有寄生虫的猪肉。即或不是如此、一般的猪肉都含有痩肉精、添加的賀爾蒙、抗生素等。連腐壊已成為垃圾的猪肉都可以用双氧水処理漂白之後、再拿出来売。

 生肉如此、加工処理後的香腸臘肉就更不用説了。中国的香腸可説什麼肉都敢用、因為反正消費者也看不出来。不只如此、加工時為了怕生虫而添加有機磷殺虫剤DDVP。其製造出来的有毒香腸当然連虫也不敢接近了。有機磷殺虫剤原本是用在農作物駆除害虫用的、在日本使用時有厳格的安全基準規定、必須按照用途希釈一百倍至一千五百倍的程度才能散布。而且使用期間與使用次数也厳格規定。中国廠商却拿這種劇毒来替香腸「消毒」、全世界只有中国癌会這麼没有良心。 

 ●有毒海産與用頭髪製造的醤油
 
在中国近海所捕的海産、因為海洋汚染而有鎘、銅、鉛、砒素、農薬等有害物質蓄積、対人体有相当的影響。不僅如此、捕獲後的海産也被添加了許多有害物質。

 比如説、為了譲魚看起来新鮮一点、中国人会添加有致癌危険的「孔雀石緑」使魚的色彩鮮艶。美国早在1981年就禁止在食品上添加「孔雀石緑」了、中国則在2002年才表明禁止。但是日本却在2007年検験出中国産的青花魚含有「孔雀石緑」。隔年的2008年7月再度検験出中国産鰻魚也有「孔雀石緑」。這就是中国、禁止帰禁止、添加照添加、「禁止」不過是做個様子罷了。

 不只魚類、為了譲蝦子看起来紅一点、秤起来重一点、中国商人会把蝦子先泡在防腐剤的福馬林内処理。福馬林是病理解剖時用来浸泡屍体的防腐剤、当然対人体有害、也会造成内臓器官重大的損傷。

更可怕的是、中国人居然将人的頭髪、家畜的羽毛加入溶解液製造成醤油来売。以上的事例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如要把中国的有毒食品整理成一本書的話、大概比電話簿還要厚。

 ●食品如果安全的話、官員就没肥水了

 在這様到処是毒的環境之中、中国人果真能安心生活?中国共産党系列的雑誌「小康」與清華大学曾做一個共同調査叫「2010~2011年 消費者食品安心感報告」。
 
報告中指出、七成的消費者対食品「感到不安」。其最大的理由是「生産者没有道徳只知賺銭」。不過、原本中国這個国家「道徳」只不過是一個空話、「道徳」在中国従来不曾実際存在過。
 
当然、中国政府内不是没有管理食品安全的機構或法律。中国有衛生部、国家食品薬品監督管理局、国家薬品監督管理局、農業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総局、商務部、国家品質監督検験検疫総局、国家科学技術部等等。分別管理監督農産品及加工食品的安全、此外還有一元化管理的国家食品薬品監督管理局。

 有這麼多的管理機関、為什麼中国的有毒食品還如此氾濫?因為中国所謂的管理監督不過是「要脅」的代名詞罷了。法律與管理機関不過是官員収取紅包的工具而已。対他們而言、食品如果安全的話、就要脅不到紅包、也就没有肥水了。

 ●有銭人與高官之所以安心的理由

 如果上述的調査可信、不知内情的外人也許会対「何以仍有三成的中国人能安心消費」感到不可思議、但中国人都知道其理由。

 包括自己経営食品企業的中国富豪們、他們不会買中国製的食品。対中国富豪們来説、人気最高的是従日本輸入的食品。他們甘願花比在日本買還貴好幾倍的価銭到高級百貨公司去買日本食品。対中国人而言、没有什麼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

 中国的高官則另有管道可得到安全的食品、那就是専門為高官們生産的所謂「食品特別供給品」。這些食品在特定的場所、厳格管理下生産。

 比如説、在北京市順義県李橋鎮王家場有一個佔地十三公頃多的「北京税関蔬菜基地・郷村倶楽部」農場。這個農場毎週三次、毎次出貨数公噸的生鮮食品給政府高官専用。生鮮食品包括蔬菜水果猪肉鶏肉等等、應有尽有。

 這些農場就是高官們的特別供給管道、貪生怕死的中国高官們連酒類都必須是特別供給品才敢喝。別人的生命安全不値一文、只有自己最重要。這就是中国癌細胞的思考方式。

 ●中国人説「毒都是従日本来的」

 這般向世界中散布毒物的中国、居然公言「毒都是従日本来的」。
 中国共産党機関報「人民日報」在2007年8月28日有篇報導説「中国食品内的毒物是従日本来的」。報導指出、原本中国的食品非常安全、日本的企業及商社却把農薬及抗生素引進中国的食品業、所以一切都是日本的責任。
 
身為一個従事独立建国運動的台湾人、看了此報導、我不会覚得好笑。這篇報導譲我再度看清楚中国人的厚顔無恥及可怕之処、白的可以説成黒的、黒的可以説成白的、這就是中国人。

 不只這篇報導、中国人還有更無恥的発表。2007年9月14日中国国際広播電台報導、中国国家品質監督検査検疫総局発表説、中国生産的食品比美国、荷蘭、意大利、澳洲等先進国家的食品還要安全。

到底有幾個人相信這個発表呢?由此発表我們更可確信中国政府與民間同流合汚、一起製造有毒食品散布向全世界。

 第2節 中国的非洲石油戦略

 ●「掠奪」是癌細胞的本能

 正常的細胞間存在着共存共栄的秩序、只摂取自己必需的営養、不会去掠奪其他細胞生存所必須的養份。但是癌細胞没有此共存共栄的想法。

 癌細胞的特色之一是其旺盛的食慾。悪性度愈高的癌、其増殖的速度也愈快、吃的也愈多、不搶奪正常細胞的食物就「凍未條」。癌細胞有着永遠填不飽的肚子、它不断地掠奪他人的食物、不断地増殖拡大。

 現在、在全世界拚命搶奪資源的中国、與癌細胞一模一様。在此以石油資源為例来看看中国癌的食慾。

 現在的中国已是毎年生産二億公噸、世界第五位的石油生産国。但其石油消費却達毎年五億公噸、是世界第二位的石油消費国、而且其石油消費量持続快速増加。
 中国的石油消費量在2000年以後急速増加。根拠英国的石油大廠BP的統計、2000年毎日消費477万桶的中国石油消費量、到了2010年増加成為約両倍的906万桶。然而、中国国内生産的原油在2000年却只有毎日277万桶、2010年也不過是407万桶而已。

 美国能源情報署(EIA)推測、2030年時中国毎日的石油消費量将達3600万桶。此数量是2011年全世界毎日的石油消費量8800万桶的四成。

 BP在2012年6月26日於北京発表的『2012年世界能源統計年鑑』顕示、2011年世界一次能源総消費量増加了2.5%、中国一国却快速増加了8.8%。而且2011年中国石油消費量毎日是975万8000桶、比前年増加了70万桶。

 相対地、日本在2010年的毎日石油消費量是445万桶居世界第三位。国民生産総額與日本差不多的中国、居然消費了日本両倍以上的石油。在此我們就可以知道何以中国如此費心争奪世界能源了。

●以金銭與武器買収非洲的独裁者

 中国原油主要輸入国有沙烏地阿拉伯、伊朗、安曼、伊拉克、科威特等中東産油国再加上安哥拉、蘇丹、利比亜等非洲諸国。

 中国従2000年代開始在非洲大々地展開拉攏各産油国的活動。中国的手法與欧美各国完全不同、其影響力却在短短的十年間超過欧美各国。

 欧美各国在非洲的活動雖存在着搾取與歧視等負面部份、但也藉着伝道與医療等人道活動来補償其負的一面。

 但是中国並不存在與西方文明同様的人道精神、中国的手法是以巨額的賄賂與武器供給来籠絡非洲国家的独裁者。中国政府以「無償援助」為名的巨額賄賂買収非洲的独裁者們、再経由国営企業取得石油。

 ●支援蘇丹「達佛大屠殺」的中国

 非洲産油国與中国交往、相当於是独裁国家與独裁国家間的勾結、対非洲国家的独裁者們可説何樂而不為。他們拿中国供應的武器来鎮圧反対勢力、以残忍的殺戮行為来保其権位。此種暴力闘争的結果、産生了数十万人的難民。蘇丹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蘇丹是個石油資源豊富的国家。中国従九〇年代開始在蘇丹設立許多的合資企業、将蘇丹大半的石油輸往中国。蘇丹北部是阿拉伯系的住民、南部則是黒人的部族。由於南部的黒人部族分不到石油輸出的利益、対此分配的不満引発了他們的反政府運動。

 中国以提供武器給政府軍来換取蘇丹的石油。蘇丹政府軍在西部的達佛地区鎮圧反対派、展開了滅絶種族的大屠殺。結果、多達40万人被殺害、400万以上的人失去家園成為難民、其中的60万人不得不逃到国外成為国際難民。聯合国称此為「世界最大的人道危機」、可以想像其景像有多麼凄惨。

 反観中国、却為了石油而提供蘇丹政府軍攻撃直昇機、装甲車、小型武器、積極地幇忙這惨無人道的大屠殺。不只如此、中国還利用其在聯合国的否決権、妨碍聯合国派軍阻止屠殺與救助達佛的難民。中国此冷血的態度、当然受到国際社会的批判、然而中国一点也不在乎。対中国而言、石油比人命重要得多。

●「All by Chinese 」
 
中国助長蘇丹的屠殺不過是其中的一個例子。在希拉克政権時成為法国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長的Michèle Jeanne Honorine Alliot-Marie在法国的議会中指出「中国可怕的企図是、除了要嚢括非洲的資源之外、也拡大其在非洲的政治影響力、並散布中国製的武器」。

 那麼、中国是用什麼手段来拡大其在非洲的政治的影響力呢?
 
2000年以後、中国開始挙辦「中非合作論壇」(China-Africa Cooperation Forum)、邀請非洲各国的首脳與閣僚們到中国、以強化対非洲的関係。

 到了中国開会的非洲各国首脳們、首先接受的是在中国「要什麼、有什麼」的各種招待。為了怕這些首脳們接受太多的招待、把身体弄虚了、或発生「腹上死」的不雅事、招待之前還為他們做精密的健康検査、招待後、還送上巨額的紅包。対這些参加「開会」的非洲首脳而言、中国等於是「人間天堂」一様。

不只対首脳們的個人招待而已、中国還奉送上各種不需償還的経済援助、或免除這些国家対中国的債務来取得這些権力者的歓心。

 中国所有対非洲的経済援助都是有條件的援助。也就是以中国承包経済援助的工程並確保中国石油開発権利為條件。此外、以「All by Chinese」的方式承包工程。也就是連工人都由中国帯過来、而不在非洲雇用。中国人所做的工程没有例外都偸工減料、因此在非洲風評也非常不好。不過中国対這些批評根本是不痛不痒、反正中国在非洲進行的是另一種帝国主義與殖民主義、当地的人怎麼想、干我何事?

 ●非洲成為中国傾銷存貨之地

 対中国而言、非洲不只是獲得資源的地方、而且是傾銷因為過剰生産而導致大量滞銷産品的絶佳去処。

 中国国家発展改革委員会「国際合作中心・国際経済研究室」的報告就明白指出、「非洲是中国製品的理想市場」「非洲擁有七億人口是個巨大市場。軽工業製品、家電、電脳等需要都相当龐大」。

而中国実際上所做的是把在全世界銷不出去的不良製品、通通倒給非洲。中国人這種不道徳的商業行為当然也引起許多與非洲人之間的摩擦。2012年5月7日的英国「金融時報」記載、在非洲的中国商人與非洲人之間的糾紛日益増加、幾乎已到了一触即発的地歩。

 原本中国人就是人種歧視的民族。中国人自古以来把漢民族以外的民族称之為「夷狄」、不把異民族当人看。更有不少中国人称非洲人是「黒鬼子」、中国人打従心底鄙視非洲人、而且表現地非常露骨、這種傲慢的態度在非洲当然会引起反感。

 既狡猾又不道徳的中国人在非洲奪取其資源、実施中国式的殖民地支配。這就是転移到非洲的中国癌。

 ●断絶日本生路的中国資源政策
 
中国進攻非洲的目的、除了為独佔生存所需的石油之外、還有其深謀遠慮之処。那就是把日本趕出非洲、並断絶日本生路之戦略。石油的資源是有限的、中国佔得愈多、相対地日本買得到的石油就愈少。

 中国資源政策的基本是「独佔所有的資源」與「支援資源豊富的国家」。而所謂「資源豊富的国家」幾乎都是独裁国家。石油埋蔵量最大的沙烏地阿拉伯如此、稀有金属生産国的北韓如此、非洲諸国也是如此。中国従這些国家大量地購入各種的資源、而這些国家口袋装満紅包独裁者們、也当然就向中国一辺倒了。
 
日本的資源買売都是由民間的企業進行、這與中国以国家之力来従事交易比較起来当然力不如人。而且日本企業下決定的速度相当慢、又無法以経済援助為名来送巨額的紅包、也無法以送武器来当礼物。這一切、都使日本在能源買売競争上、無法與中国較量。
 
文質彬彬的日本、要如何與流氓国家中国在這場生存競争存活下来呢?

 ●中国以「遠交近攻」絞死日本
 
日本比中国更缺乏資源、即或日本能守住其運送石油的航路、産油国只要説声「不売」、日本就可能完蛋。
 
従波斯湾、阿拉伯海、印度洋、麻六甲海峡、到南海而到達日本的西南海路全長1万3000公里、可以説是日本的生命線。然而中国独佔石油以防堵日本資源取得的戦略、比海路防衛線還要致命、也攸関日本的安全保障。海路防衛的問題、属軍事與安全保障的問題、這些問題一旦発生則相当緊急、所以只要稍有安全保障的常識、都可以理解其重要性。但中国的資源独佔戦略是慢慢地一点一滴地威脅日本的生路、一般人不易察覚、也因之更危険也更需要警戒。

 中国的戦略思想基於其古来「遠交近攻」的伝統。中国籠絡遠方的産油国、慢慢地断絶掉宿敵日本的能源、這是中国深遠的戦略。可是、知道這個問題的厳重性的日本人幾乎没有、多数還拚命幇助中国的経済成長。「割肉飼虎」就是現在日本的「中国政策」。

 第3節 帯着孔子面具的癌細胞

 ●「騙子」一定帯着面具 
人的善悪、不能以外表来判断。有的人看起来像紳士、但其実是凶悪的罪犯。有的人看起来可怕、其実心地很善良。一般人会対外貌可怕的人警戒、而対看起来紳士的人不設心防。騙子之所以能把人騙過手、就是帯着不為人所警戒的面具之故。同様是壊人、看起来紳士的人比外貌可怕的人更能踏入他人的生活領域、当然対他人的為禍也更大。
疾病也是一様、容易引起警戒的病原菌或癌細胞也容易早期発現早期治療、因此多数可以治癒。反之、完全没有症状的病原菌或癌細胞、経常都在病入膏肓時才被発現。帯着孔子面具的中国癌、看起来就像紳士一様、也往々被当成是善意的存在。中国癌藉此侵入世界各国的毎一個角落、其危害之大難以估計。
中国人行騙的才能可説是世界上絶無僅有。中国人不僅善於製造気氛、演技也属一流、所以老実的日本人無法看破中国人面具底下的真面目。日本一板一眼的文化、譲日本人覚得連懐疑対方都是一件失礼的事情。一個以「誠」為文化中心的大和民族、就這様被一個以「詐」為文化中心的中華民族騙得団団転。
中国演技的集大成就是其「五千年悠久歴史」之演出。中国為維持其虚像、到処建造些龐然大物、再用一些有模有様的儀式来嚇人。威力有多大?只要看日本国会議員們、在人民大会堂像小学生一様乖乖地排着隊伍、緊張兮兮地等着與共産党独裁者握手的滑稽光景就可知道。這些国会議員們在與胡錦濤握手後、居然有不少人対着電視機鏡頭説「以後不洗手了」。有没有搞錯?民主国家的国会議員対独裁者如此献媚?而這也却是中国癌的威力所在。
人往々不去正視真実的一面、而容易被有威厳的面具嚇倒、被有智慧的面具吸引。中国的癌細胞対此人性弱点可説是研究得炉火純青了。
●「孔子学院」的任務
 中国在世界各地所製造新的演出道具就是「孔子学院」。
 従2004年韓国的首爾開始、中国以国家政策在全世界105個国家中開設了358所的孔子学院、此外還有500所孔子学堂。
 管理世界各国「孔子学院」的総部設在北京、由中国政府「国家漢語国際推広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称・漢辦)管轄。在日本也有17所「孔子学院」分布在各大学。
 現在世界上中文的人材需求増加、「孔子学院」的構想正好符合此学中文的熱潮。但「孔子学院」不只是教中文與宣揚中国文化的機構而已、「孔子学院」至少有三個任務、第一是透過教中文来宣伝国策、第二是透過世界各大学展開思想與言論的控制、第三是做為情報収集的間諜活動拠点。
就是有此戦略目標、中国才会拿出巨額的資金来開設「孔子学院」。中国政府以「中文教育課程経費」之形式、以「修繕費」「設備採購」「広告宣伝」等種種名目対世界各国的「孔子学院」提供資金補助。也就是教材與教師都由中国政府提供、世界各大学只要提供場地就可以。
 教材不用銭、教師的薪水也不用負担、対因少子化而経営困難的日本大学来講、可以説相当「好康」、也難怪各大学会争着開設。
● 「孔子学院」是中国癌細胞的拡散基地
中国利用此貪小便宜的心理、在日本的各大学提供了癌細胞的拡散基地。不要忘記、本身就是慾望大国的中国、対人性貪慾的心理是比什麼人都熟悉的。李登輝曾指出、中国最壊的地方就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来作悪。中国人最善長的手段就是誘発他人在人性中黒暗的一面、使其堕落成為慾望的奴隷後再利用之。這種作法像黒道誘人入罪的手段一様、也是癌細胞的一貫手法。
有這種黒道文化的中国、怎麼可能以服務的精神去義務経営「孔子学院」来教外国人中文?「孔子学院」不過是中国企図掌控世界的道具罷了。奉孫子兵法「不戦而屈人之兵」原則、一歩一歩把魔爪伸向全世界的中国、怎麼可能不在這上面下功夫呢? 
 誘惑貪小便宜的大学上鈎、騙走這些凱子們的財産、在他們人財両失之後当成奴才使用、才是中国真正的企図。這個超級騙子所使用的行騙工具就是「孔子学院」。
 
「孔子学院」是授受双方的動機都不純正、当然也容易発生問題。美国的媒体在相当早的階段就対「孔子学院」的問題対美国政府提出警告。美国的媒体指出「孔子学院」的主要目的是拡散中国共産党思想、而其教師則是実際上的間諜。

 此外、美国的中国研究専家們也対「孔子学院」的存在提出質疑。位於麻州的美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的曼荷蓮学院(Mount Holyoke College)中国史教授Jonathan Lipman批評接受「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是「為了銭而容許中国政府対校園的干渉」。加州選出的共和党連邦衆議員Dana Tyron Rohrabacher也指明「孔子学院透過美国的公共教育来為中国做宣伝」。

 対於這些批判、中国似乎毫不在意。中国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負責宣伝的李長春(当時)甚至公開説、「孔子学院是中国対外宣伝相当重要的機構」。

 ●転移到日美大脳的中国癌

 而即或有這麼多的批評、帯着孔子面具的癌細胞「孔子学院」却仍一歩歩地達成其任務、転移到日美各国的大脳内部。

 與上海外国語大学合作開「孔子学院」的日本大阪産業大学、在2009年4月、因為経費的関係要将其校園内的「孔子学院」遷移到另一処大廈。対此校方的決定、「孔子学院」却表示「這要與上海外国語大学及中国政府商量才可以」、而不願搬遷。大阪産業大学因此就在隔年、表達要廃止「孔子学院」。

 而在教職員工会與大学経営者之間開会討論如何善後時、兼任大学常務理事與事務局長的経営学系教授重里俊行発言説、「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的軟性拡張手段」「漢辦是文化間諜機関」。這個発言引発了中国留学生們的激烈抗議。
 
為了此事上海外大副学長王静専程到日本、向大学当局施圧。結果大阪産業大学屈服於中国的圧力之下而謝罪、同時解除重里俊行事務局長的職務。後来重里俊行因為其他的事件遭受解雇、連経営学系教授一職也没了。

 人民日報的人民網対於這件事的過程報導得鉅細靡遺、連重里俊行的隠私也暴露出来、像八卦新聞一般。為何一介大学教授的解雇必須如此詳細報導?理由很簡単、因為這是中国国家政策的成功例子。這也是洗脳政策與思想統制的前進基地「孔子学院」傲人的成果。

 然而中国癌転移到大脳的情況、美国比日本還要厳重。

 面対問題叢生的「孔子学院」、美国国務院総算在2012年5月17日発出通告、以違反「美国簽証法」在美国的中小学的教学為由、命令「孔子学院」所属中国人教師在6月30日之前離開美国。

 対此通告、中国政府以「妨碍文化交流」為由向美政府強烈抗議、同時聯合在美国内設置「孔子学院」的81所大学共同要求国務院撤回此命令。一週後、美国政府居然屈服在中国的圧力之下、撤回了通告。

 由此可見、「孔子学院」已発揮了其威力、按着当初中国所計画的歩驟、一歩歩譲癌細胞転移到日本與美国的大脳去了。

 ●中国人的面子不値一文銭

 中国存在着一億的文盲。其小学因為経費不足而向台湾及日本募款来建設校舎、這就是所謂的「希望工程」。如果像鳩山由紀夫般的凱子来当中国首相的話、也許還有可能削除自己国内的教育費用去教育外国人、但事実上中国不是鳩山由紀夫所憧憬的「友愛之国」。

 中国的軟実力拡張政策、軍事拡張路線與治安維穏対策居同様重要的戦略地位。対癌細胞而言、膨脹自己才是最優先的命題、国民教育則是最不重要的。

毛沢東曾説「只要核子、不要褲子」、這句話明白表現了中国癌的思想。也就是只要能得到大量殺人的武器、再怎麼羞恥也没有関係。中国人就是一個這麼現実的民族。

 日本人常誤認為中国是一個愛面子的国家。而中国却只是譲你覚得面子対他很重要、用這種手法来操縦日本。此手法與黒道一模一様、譲你心生恐懼而又不花任何代価。「只要核子、不要褲子」的国家、是全世界最不要臉的国家、怎麼可能愛面子呢?

 「孔子学院」就是在此現実的観点之推動的国家政策、所以中国才会在全世界花大銭来開設、而自己的小学校舎的建設費用却向日本及台湾募款。這算那門子的「愛面子」?

 ●孔子値得被称「至聖先師」嗎?

 被奉為「至聖先師」的孔子、真値得尊敬嗎?

 蔣介石政権下接受中国式教育的筆者、従中学到大学都不得不読『論語』。因為従高中聯考、大学聯考、高普考、甚至当時需要的留学考試、都会考到『論語』。這譲我到今天都還背得出来。

 我対中国的偽善文化極其厭悪、但対中国的古典文学却不排斥。在高中時就反覆把『唐詩三百首』及『古文観止』読過好幾次。只是対向人説教『論語』始終無法喜歓。

愈読『論語』我愈懐疑、孔子本身到底有没有「礼義」與「仁愛」。孔子這個人、一有官可做、馬上跑去搶位対着権力者献媚、対一般小民却以傲慢的態度説教。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此句、在日本也常被引用、而這却不過是想当官、而刻意拍主君齊景公的馬屁而已。「父父、子子」還可以理解、「君君、臣臣」不過是在捧齊景公的LP罷了。
 
孔子還説「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這種向権力者献媚的嘴臉、会有什麼礼義與仁愛在其身上。『論語』随便看看就好、不能深信。
 
中国歴代帝王都把儒教当為顕学、就是因為孔子的思想極其適合愚民政策而已。
 
李登輝曾批判孔子「未知生、焉知死」的人生観、説他因為不具有基督教永生的概念、所以対現世非常執着。

 孔子也説「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這也出自中国人的現実心理。這心理反映着一方面要得到利益、一方面又怕糾纏的心理。

 我学生時代的台湾処在戒厳時期、社会上根本不容許対儒家思想有任何的懐疑。当然也没有任何老師可以解答我対孔子思想的疑問。
 
1987年、我来到日本以後、最熱衷的就是閲読台湾的禁書。這当中包括中国文学家巴金所寫的『孔老二罪悪的一生』。而這解答了我許多年来的疑問。

 巴金所描述的孔子、是一個毎天怨東怨西、憤世嫉俗的学究。他是没落貴族後代、非常自傲而却又汲々於官位。所謂的「有教無類」、根本是拿来招更多的学生、以収取更多学費的招牌而已。而被当成孔子思想結晶的『論語』則是他怨天尤人的集大成。

 原本、以儒家思想為中心的中華文化、就是華麗的包装之下臭不可聞的腐敗物、也不過是権力者用来執行愚民政策的道具而已。中国人自己也形容中華文化是「満嘴仁義道徳、一肚子男盗女娼」。

 此腐敗的中華文化之源頭就是孔子。由此来想、我也多少可以理解為什麼把中国的宣伝機関称為「孔子学院」了。

 (4)破壊学術殿堂的中国留学生

●「啊!是共匪!」

 我在1987年28歳時来到日本、在日本我第一次看到「共匪」。
 従懂事以来到大学畢業的将近二十年間、学校不断地教育我們中国共産党員是「万悪的共匪」。可是我在台湾従不曾看過「共匪」。所以当我在東京大学留学生中心看到如假包換的「共匪」時、像被電到一様。「啊!是共匪!」。

 敵不過好奇心的我、緊張兮兮地向「共匪」打了個招呼、対方也笑着回了我一句「你好」。

 当時的中国留学生的確可以説是「共匪」。改革開放前的中国留学生只是一小部份的特権階級、他們絶大多数是共産党的幹部或大学的教員。

 40歳左右為主的他們都経験過文化大革命、有幸来日本留学、多数也懂得珍惜。雖説是共産党的幹部、従還処於貧窮時期的中国来的他們的生活非常僕素。也許年紀比較大的縁故、比起台湾留学生、他們穏重而且成熟。

 我與其中両位中国留学生特別好、一位是到東大第三内科留学的蘭州大学血液学副教授的卯氏、另一位是到東大工学部留学的武漢大学副教授朱氏。我常向他們問些中国的社会状況與政治情勢、他們総是軽描淡寫地把話題転到別的地方、連「共産党」三個字也儘量避開。而一提到日本的生活、他們就好像変了個人一様、変得非常饒舌而健談。

雖然貧窮而却有着尊厳、従他們着実地探求学問的態度、可以知道経過文化大革命等的苦難、他們的確有被磨錬而成長的地方。他們対於当時遠比中国先進的日本有着批判也有着尊敬之念。

 ●真正的中国人
 
進入九〇年代以後、中国留学生就有了変化。雖然仍是共産党幹部的子女等之類的特権階級、年紀則與台湾留学生差不多、在30歳前半段左右。

 他們已不是「共匪」、而是普通的中国青年。人数上也比八〇年代増加了許多、不管是図書館、合作社、或学生餐庁等、校園的毎個角落都可以看到一群群大声談笑的中国留学生。他們是真正的中国人。

 與温和的台湾留学生比起来、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多数看起来意気飛揚充満着自信。除此與台湾留学生最不一様的就是他們強烈的反日意識。他們完全没有在日本受到日本社会照顧的感恩之心、反而有着深入敵境的強烈的敵愾心。

 在餐庁常常可以聴到他們的談話中出現「小日本」與「鬼子」等蔑視日本的字。這麼厭悪日本、還要来日本留学的心理、譲我難以理解。有時不小心、坐在中国留学生們的附近用餐、光聴他們口沫横飛地大声議論、就令我消化不良。経済稍有発展就一幅気勢凌人的模様、這就是中国人。

 当時東大毎年一次在目白的椿山荘由東大総長招待留学生用餐。椿山荘過去是明治維新的元勲山県有朋的住宅、與東大同様在文京区内面対着神田川、其寛広的日本庭園非常漂亮。

 台湾留学生們在排隊等待入場時多以台湾話交談、聴到台湾話的中国的留学生們毎次都会問「喂!你們這群従台湾来的啊?」、而当我們一回答「対啊、你們従中国来的啊?」一場舌戦馬上開始。従「你説什麼鬼話? 台湾也是中国啊」「不、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開始、熱度愈来愈升高、有幾次甚至動手動脚、幾乎打群架。

 不過這場戦争毎次都在進入用餐会場時就馬上中止、這些中国留学生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料理上了。
 
那個光景簡直像難民営一様。総長還在致詞時、中国人就開始争先恐後地搶料理、他們用手肘隔開他人、把自己盤子上的料理堆得像一座小山、並且佔着不走。一場自助式的餐会、像搶奪食物的戦場一様。中国人把垃圾随地就扔在地板上、華麗的会場在一瞬之間変成垃圾場。再怎麼美味的料理、再怎麼気派的会場、有這種光景只有譲人大倒味口。

 有中国留学生的宴会、就是這幅模様。我参加了幾次以後、就不再去了。

●必須先査真假
 
少子化的時代日本大学的経営也愈来愈困難、中国留学生対大学的経営而言成為不可或缺的存在。因此毎所大学都積極的収中国留学生。不過、如同台湾一様、収愈多中国人問題也愈多。

 最先遭遇的問題就是這個留学生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申請到任何国家留学、都必須準備許多証件。従畢業証書、成績証明、戸口謄本、保証人的納税証明書、同意書等等相当多。又由於是他国語言的証件、所以不是要用英文版的証件、不然就必須拿翻訳過的証件到法院公証。

 問題是、中国留学生的証件很可能都是假的。従畢業証書、成績証明書甚至法院的公証都可能是偽造的。中国人是偽造的天才、老実的日本大学根本無法識破中国人作的假証件。

 以日本人的感覚来説、偽造得再怎麼精巧、假的証件総是假的與真的証件多少也会有些不同。可是中国人的思考方式與日本人完全不一様。他們的假証件是在真的機構所印製的、任你再怎麼厲害也看不出是假的。這怎麼説呢?這等於是説由日本銀行所印製出来的日幣假鈔票一様。中国留学生的畢業証書的確是由中国大学或高中製作出来的、只不過、那個大学或高中並没有那個学生。有個報導説、「中国的各大都市與地方都市到処都有張貼着『売假畢業証書』的貼紙。行情従200元到300元人民幣。如再多加些銭的話、還可附上偽造的成績単及学籍名簿。

日本有名的中国観察家宮崎正弘指出、甚至北京大学、清華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中国的有名大学、都以販売偽造的畢業証書来当副業。不只是畢業証書、連市政府也発行偽造的出生証明或身份証明書。這到底要譲世界各国的大学如何去査証真偽?

 ●中国人留学生不見了

 這些假留学生当然不是真為了求学来日本的、他們来日本的主要目的是打工賺銭。譲我們来看看2011年1月1日日本讀賣新聞的報導、了解一下実態如何。
 
「青森大学従2008年度到2010年度、将実際没有来上学的122名留学生開除学籍。這些留学生絶大多数是中国人。根拠仙台入国管理局的調査、這些留学生約九成没住在青森県、而在外地打工。」

 対這些中国人而言、留学只不過是為了来日本的一個手段而已、與偸渡来日本的中国人没有什麼両様。所以日本才会常常発生中国留学生失踪的事件。同様的失踪事件在欧美各国也経常発生。

●「名利双収」的中国式欲望
 
中国人不只死要銭、也貪名利。即或用偽造的畢業証書来留学、来了以後不只要賺銭、也想拿到学位。這就是中国式的「名利双収」之慾望、従這個慾望則産生了学位論文的抄襲問題。

 原本、偽書就是中国的伝統、因此中国甚至有世界僅有的専門研究検証書物真假的学問。中華人民共和国新聞出版総署現在也還毎年公布各種的偽書。

 根拠『中国偽書綜考』(鄧瑞全・王冠英他編、黄山書社、1998年)、『周易』、『尚書』、『詩経』、『周礼』、『礼記』、『春秋左氏伝』(春秋公羊伝・春秋穀梁伝)、『論語』、『孟子』、『墨子』、『韓非子』、『山海経』、『孫子』『孔子家語』通通是偽書。真是不可思議、到底中国的東西有什麼是真的?
 
在假貨充斥遍地的中国成長、説謊像吃飯的中国人、抄襲一下論文、根本不当什麼一回事、対他們而言不抄襲才是儍瓜。光是在日本有報導出来的就有広島大学與筑波大学、因為中国留学生論文抄襲的問題而被取消学位的例子。而這不過是氷山之一角而已。
 
抄襲学位論文以後的問題就是如何畢業、以下是2011年12月9日的産経新聞報導中国人如何以假的畢業証書與学分証明書大胆地要日本政府認証的事実。

 「以假造的大学畢業証書、要日本政府『公印確認』的日本経済大学一年級的中国留学生李雪謙、被警視庁麹町署以偽造有印私文書行使嫌疑逮捕。麹町署指出、李嫌通過網路取得敬愛大学的偽造畢業証書、並承認『為了早一点回国、才以偽造的畢業証書要求公印確認』。李嫌以偽造的畢業証書與学分証明書向外務省領事局要求『公印確認』。由於証書格式與平常不太一様、外務省向敬愛大学確認之後、才発覚李嫌之犯行。」
 
 ●90%的推薦函是假的

 美国的大学也対中国留学生抄襲及作弊問題相当頭痛。根拠「国際教育機構」的統計2010年到2011年間到美国的留学生総数是72万3277人。実中22%的15万7558人是中国留学生佔第一位。其次是印度(10万3895人)、韓国(7万3351人)、加拿大(2万7546人)、台湾(2万4818人)之順位。日本則為2万1290人居第七位。

 然而、這些中国留学生也多有拿着偽造的証件入学、入学後也不守大学的規定、抄襲作弊無所不為。

 根拠紐約時報的報導、専門収中国留学生的顧問公司於2010年対已決定到美国留学的250名北京的高中生及其双親為対象做調査。結果是、90%的推薦函是假的、70%的論文是他人代筆的、50%的人竄改了其高中的成績、10%的人拿出假的賞状與行善記録。

 而中国本身也做過類似的調査。根拠湖南省與湖北省規律委員会的調査、其中碩士的学歴中有80%是假的、大学的学歴有50%是假的。習近平的博士学位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也是衆説云々。中国這個国家、従一般人到国家領導者都是假貨。

 ●不断破壊学術殿堂的中国留学生

中国的虚偽体質藉着名為「留学生」的癌細胞拡散到全世界而因此更難処理。

 法国也報導了中国留学生的犯罪行為。法国南部国立土倫大学、在2009年掲発了中国留学生買売学位的犯罪行為。根拠法国政府的調査、中国留学生向大学当局以毎件学位2700欧元的価額買入、再売給其他的中国留学生、買売的総数達数百件。

 根拠世界知名的法国大報「世界報」報導、土倫大学経営管理学院的校長向検調単位表示、2009年年初有中国学生開価10万欧元買60份中国留学生的修業証書。而実際上、最終修業証書以一份2700欧元成交。従這件交易也可看出法国的大学在道徳上已受到中国癌的厳重汚染。

 土倫大学共有650名的中国留学生、2008年9月入学的中国留学生多数完全不会説法文。因此法国的教育部表示、中国国内所発行的法文能力証明書可能是偽造的、因此対全法国的大学提出警告、要大学当局注意此事。

 這就是中国癌的遠距離転移的留学生版、世界各地的学術殿堂已受到中国人的破壊而開始腐敗。而這些癌細胞仍然継続在増殖破壊中。

BACK TO
PAGE TOP